刚刚那位伺候短发少女的中年女人名叫秦鸾,字禧,是世族墨氏的管家后人,也是秦绾的母亲,秦家代代生男生女都只姓秦。

秦家第一代墨氏管家——秦寻,因受墨家的救命之恩,才得以摆脱险恶的奴隶底层,成为墨家的仆人。

后来,又承墨老爷的知遇之恩,坐上墨家管家之位,受人敬重,便誓死效忠墨家人,立下祖训,秦家世代为伺候墨家人为生。

所以,墨老爷便也留了一项祖训,只要秦家人愿意效忠,管家之位永留于秦家人。

墨崎关和墨崎泽这两个儿子成家后,墨鸿涛就将禧姨命给了南北两院,照顾这兄弟两家,把他在军营任职将军时的最得力的部下副官——刘川留在身边为贴身管家。

这样一来,能减轻禧姨的负担,二来是为了给孤家寡人的刘川一个留下的理由,并且,刘川毕竟是跟了他那么多年的,对他的习性了如指掌,也值得他信任,办什么事都方便。

而此时从走廊里跑出来的这位年约二十有几的女子,是禧姨的女儿——秦绾。

“哎哟我说,你这磨磨唧唧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再这样下去,以后我老了,谁来继承我这个管家的衣钵啊?”

“得了吧,我这励志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道才女压根就没兴趣干你这掌管上下几百号人管家的活,我没这天赋,你也别逼我!”

“死丫头!”禧姨往她腰上拧了一把,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到,“一个小姑娘家家成天知道打打杀杀,我是真后悔那会儿带你去见那死老头,给你洗脑了不说,把卿卿也带坏了!”

“哎呀……”她忙扒开那只是亲妈不似亲妈的手,拧着眉揉了揉痛处,“成天死老头死老头的,难怪当年他不愿意娶你!”

“呸!那是我不愿意嫁!他那样的人,哪天让人打死了我还不得守寡啊?!”

“所以你就随随便便嫁了个生育工具?”

“那还不是因为算命的说跟这种命格的男人结婚能生出女儿,不然你看我会不会找男人,一个都不靠谱!”

“呵,你少蒙我,咱家到太外公那一代就只生了个女儿,才破例传的女管家,只是外婆碰巧也只生了一女而已,又不是非得都生女儿才能继承墨氏管家之位,我看我爸这种命格是被你克你才嫁的,不然怎么死那么早!”

“你这死丫头!怎么就这么顽固不化!”

“反正你再怎么看不起这武道,也是咱们祖国的传承,就算被洗脑我也自豪!况且,女子学习点武术防身哪里不好了?”

“总之我告诉你,继承墨氏管家之位是祖训,若是违背了,

秦家人是要受恶疾之灾的!”

“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迷信!”

“迷不迷信的是一回事,就怕灾难真来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走了!”懒得听她啰嗦,秦绾给她做了个鬼脸,转身溜走。

“死丫头!”

走出大门,秦绾一把搂住站在门口等她的墨蒲卿,冲她挑眉一笑,踏下台阶。

墨蒲卿叹了口气,劝道,“我说,你要不就答应她吧,省得她见着你就唠叨这些,听得我都魔怔了,全是恶疾之灾这些个字眼!反正以后继承了,你伺候的也是我,我保证让你坐着伺候!”

“就伺候也伺候不了多久,以后你都是要嫁人的。”

“我找个能入赘的不就得了?”

“哎?这个主意好,那我考虑考虑!”

“嘻嘻……”

恰巧这时,梁尤和墨崎泽的助理迎面走来。

“大小姐,绾小姐,要走了?”

秦绾笑着对助理点点头,“是的,蒋助理。”

“慢走。”

墨蒲卿没有停下脚,摆摆手回应,顺带瞥了这个陌生女孩一眼。

谁知腕上的虎头铃铛随着她手的摆动摇晃,发出了清脆的铃响,让梁尤怀里的猫立即抬头看了过来。

那双晶莹剔透,雷同蛇一般的竖瞳,诡异有充满攻击性,映入墨蒲卿眼帘的瞬间让她不由背脊一凉,浑身像是被电击一般涌上一股麻意。

她立即闭上双眼别过脸去,加快脚步。

然而把头埋得很低的梁尤,浑然不知怀里的猫已经吓着了墨蒲卿,心里很是想看看这位大名鼎鼎的墨大千金爷,却只敢悄悄偷瞄那掠过的双脚。

……

坐上私家保姆车,墨蒲卿问:“刚刚那个女生是谁?”

“哟?咱们墨大千金爷还会注意这些毫无意义的人?”秦绾用肩头撞了撞她,调侃道。。

墨蒲卿翻给她一个白眼,无语地解释道,“我注意的是她怀里的猫!也不知道她什么来头,竟然敢把猫带进南苑。”

秦绾耸耸肩,“回来再问问呗,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破了您卿小爷的规矩!”

没再说什么,墨蒲卿扭头看向窗外。

沉默片刻,秦绾看了看她,又问:“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确定真要和成年组的那个向天pk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