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诚暗暗躲在深邃的湖水中注视着褚志义的一举一动,现在见他已经醒了,自然是全神贯注看着他,想知道自己对他的记忆篡改的效果如何。

远远看去,褚志义看上去好像是头疼欲裂的模样,坐起身来以手抚额,浑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就像是才睡醒的样子。

隔了好一会,他才慢慢放下手,眼神迷茫地打量着四周状况,似乎在竭力回忆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等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脸上的表情就显得十分精彩了,只见他惊慌失措地立即从地上纵身而起,一跳老高,随即又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抓痕,就好像是和什么东西搏杀了一番。

褚志义呆立了片刻,忽然用恐惧的眼神注视着深邃的湖水,打了个寒战之后立即祭出摄空叶,头也不回地朝着西边飞走了,看背影都能感受到他的恐惧。

梁诚看褚志义驾驭摄空叶的去向,觉得他好像是准备径直逃回神农谷去,简直是亡命而逃,什么都顾不得了,就连那些带出来捕捞深潭水母的,这些新近成为外门弟子的师弟们也不顾了。

梁诚见状哑然失笑,心想看来先前篡改记忆时还是把他的记忆整的过于恐怖了一些,自己先前费心费力,虚构了一个在桃花寒潭中遭遇了一头超级大水母的景象,将之植入到褚志义的记忆之中了。

为了弄得场景能够逼真,梁诚竭尽自己的想象力,将那头水母状的妖兽设想得极为狰狞恐怖,然后把这个形象深深植入褚志义的记忆中了。

至于在那个记忆的过程里,梁诚将前因后果都弄得模糊了,让褚志义只记得己方的三人猝不及防就和这头大水母在湖面遭遇了。

孙路和潘若诚两人当场被拖入湖底殒命,褚志义自己则拼尽全力抵抗那大水母,搞得浑身是伤,搏斗过程中清风宝剑也遗失了,这才勉强逃到了水边昏迷过去。

且喜那大水母没有上岸追杀,否则今天他褚志义就葬身在这桃花寒潭了。

就因为这段恐怖的回忆,褚志义这才如惊弓之鸟那样逃走了,就连众外门弟子的生死也顾不得了。

看到了这个状况,梁诚满意地点点头,知道那段记忆设计的不错,已经将褚志义骗过了,那么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不过现在还不能放松,因为自己也到应该离开的时候了。

褚志义这一路逃回去,就连外门弟子也没顾得上,等他到了神农谷,此事肯定不能就此作罢,神农谷肯定会派人前来查看的。

再说此事是关乎到这许多外门弟子性命的大事,只怕神农谷主洪熙真人也会亲自带着众长老前来,说不准还会请求其他门派帮忙。

别的不说,此处是两仪宫的属地,出了事情两仪宫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出手帮忙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到时候梁诚还在此处逗留,那就多有不便了。

梁诚已经想好了,自己与其往外逃遁,不如潜入水中,一则躲避神农谷来的高手,二则也正好探查一下这个桃花寒潭的底部到底有什么蹊跷,据梁诚判断,湖底大有可能存在一条神秘水道通向外间,自己正好可以利用它来逃走。

于是梁诚犹如一条游鱼一般来到了桃花寒潭东南角水最深处,果然发现湖中有个大漩涡,旋转着犹如一个巨型的漏斗。

这个情形实际上一点也不诡异,这说明湖底肯定有个大型水道通向什么地方,这种类型的漩涡其实也不为大害,除了能威胁到凡人和练气期弟子的性命,修为稍高一些的修士都不怕这种自然现象,想要逃出漩涡并不难。

只是先前的那个孙路就惨了,那家伙的资质不行,虽然在神农谷也混了几年,可修为毕竟只是个练气期弟子,被卷到这样巨大的漩涡中,肯定无力挣扎,现在恐怕已经被吸入那个神秘的水道之中,最后会被水流送到哪里就不知道了,按照他的实力判断,应该是没有活路了。

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既然他甘当褚志义的爪牙,前来诱骗梁诚,那么遭此报应就是理所当然了,根本不值得同情。

梁诚顺着水势往下潜去,半点不费力气,很轻松地就来到了湖底,果然看见一个犹如巨怪大口一般的黑洞存在于湖底山形的侧面,那里的水流流速很快,正源源不断地被这个黑窟窿吸进去。

看到这个情形,梁诚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映入眼帘的景象实在是太壮观了,这个大窟窿每天不知道要吸进多少湖水去,而桃花寒潭的湖水并不干涸,这说明桃花寒潭应该是什么水系的一部分,每天水流有进有出,这才维持着全年既不怎么涨也不会枯竭。

既然这样,这说明大窟窿必定连接到外面的什么水系之中,那么此处对梁诚来说就是最好的去处了,往这个地方快速离开桃花寒潭,先跑到外面去,再变化身形成为另外的模样,那么任谁也不可能将他和潘若诚联系在一起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