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你呢?”清风盯着冷月,捧住她的头问:“为什么离开我,避开我?想自己悄悄地死掉吗?”

“那是因为……”

“你打算让我狼狈到什么时候?什么地步?把我当成稻草人吗?”他低声的叫着:“那么,在你身边的我,到底算什么?我对你来说只不过如此吗?”

清风离开冷月的脸,他掉转头去看窗外。

他怕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怕自己会失声痛哭,因为,他的心实在是太痛了!

“哎呦,你这大叔,怎么这么讨厌?”冷月伸出手,拉了拉清风的衣角。“不知道吗?我可是患者患者,是病人耶!要一直这样折磨我的话,我的病情会更严重的。”

“月儿……”

清风转过头来。

望着他挚爱而苍白的冷月,一股泪浪又冲进了他的眼眶,眼睛里迅速的又蒙上了一层泪雾。

“清风君,又哭……”

“好,我不哭。”袁清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我答应你,以后都不哭了。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好起来吆。”

“嗯嗯。”冷月柔弱的笑了笑。“我答应你。”她轻声说。

“以后千万不能这样了。”清风絮叨着说:“不管有什么事儿,我都应该第一个知道,不是吗?”

“放心吧!”她柔顺的点了点头,然后声音小小的:“我不会有事儿。”

“你当然不能有事儿!”清风握紧了冷月的手。“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豁出我的性命,我也一定要让你好起来。”

“豁什么性命啊?”冷月破涕为笑了,她温存的望着清风,轻言细语了:“我很好,睡一觉就会没事了。”

“好!”清风疼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我们就好好的睡一觉,我在旁边陪着你。”

“清风啊!”袁博拍了拍清风的肩膀,心疼的看着这对可怜的小儿女。“我们还是先回病房吧!冷月急需静养啊!”

“对对对!回病房再说。”

“哎呀!”清风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大家提醒的对!一时间,我都忘了这是哪了!”

“没关系!”张博士微笑着插口:“冷月是我们这里的特殊病人,只要清醒之后呢,再观察一晚,就可以出院了。还有,把这个带上。”他交给清风一个小瓶,他说:“这是我新研制的特效药,冷月身体支撑不住时,可闻一闻,用它调息缓解阵痛,不过,久闻便会上瘾,故寻常人千万碰不得。”

“谢谢您!张博士!”

清风接过小瓶,感激的望着他。

“现在,我们先回病房吧!”

张博士一挥手,大家便一起推着冷月向病房走去。

虽然说是病房,但安排的可是VIP病房。屋子里的陈设就像是高级酒店一样,设施高档齐全。不但有24小时的热水淋浴,而且冰箱里还备有各种饮品和水果。

“如果需要就餐的话,还可以随时点餐,24小时都会提供服务的。”张博士介绍说。

“好的。”

清风点头。

“月儿,身体哪里不舒服的话,千万不要忍着,不要怕我知道,也不要在我面前逞能。”清风对着病床上的冷月说:“头不疼吗?要不要再仔细的检查检查?”

“没事儿!”冷月说:“我现在很好,已经没事了。”

“那么,先来两份鲍鱼粥吧。”清风对身边的护士吩咐说,“她到现在还没吃晚餐呢。”

“好的。”

护士记下了。

“爸妈,你们陪一陪冷月,其他的人,都回去吧。”清风对着大家说完,就握住了张博士的手。“张博士,能抽出时间和我淡淡吗?我想详细的了解一下冷月的病情。”

“不必了!”

冷月急急的阻拦。

“张博士,我们出去吧。”清风依然握着张博士的手没有松开。“我们出去吧,出去谈。”

他带头走出了病房。

“好吧。”

张博士安慰的望了望冷月,然后和清风出去了。

“等一等!”

袁博也跟了过去。

邓总,小溪,玉凤分别和冷月告别,他们的眼睛里都含着泪,内心酸楚,依依不舍,但还是不得不离开。

*

半个小时之后,袁博和清风从张博士的办公室出来了。

张博士的话,叫清风心灰意冷,绝望的不能再绝望了。

他终于明白了,他的冷月,现在就像是一粒小小的水珠,随时随地都会破碎掉,像是虚设的生命一样,随时会消失,随时会离他而去的。

“清风啊!”

袁博心痛的叫着。

他一伸手扶住了脚步踉跄的儿子。

清风呢,他心碎的望着老爸,声音沙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