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桃在现代的时候,是在福利院长大的。

小地方的福利院,条件普通,工作人员不多,对这些福利院的孩子都是散养着长大,能让他们有饭吃,有地方住,有衣服穿,有学上,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小的时候还好,院里的伙食能够满足需求。

大了上了初中之后,课程多起来,尤其是身体发育,急速抽条的时候,那营养就跟不上。

俗话说半大的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那胃就跟无底洞似的,一天恨不得吃八顿饭,多少东西都能吃得下去。

别的孩子放了学回家,饿了还能让爸妈给做点宵夜吃,或者就在放学路上,有那小摊贩卖些烧烤吃食什么的,花钱买上两样,也能填饱肚子。

可张春桃他们这些福利院的孩子,自然是没有这个待遇的。

饿得急了,他们也会想办法。

钓鱼、抓田鸡,捉蛇,挖泥鳅鳝鱼,只要能吃的东西,他们都不会放过。

经常下了晚自习,别人都回去睡觉,他们打着电筒,在田间地头抓田鸡回去烤来吃。

有时候连癞蛤蟆都不放过,反正剥了皮,都是肉不是?

最开始只追求烤熟能填饱肚子就行,没别的追求。

夏天放暑假,正是烧烤摊最热闹的时候,晚上一条街上都是穿着背心短裤,吸哒着拖鞋,呼朋唤友出来撸串喝啤酒的人。

张春桃一般趁着这个时候,在烧烤摊附近捡啤酒瓶卖,换点零花钱。

她长得还算可爱,嘴巴又甜,手脚还麻利勤快,对着烧烤摊的老板,开口就是大哥大姐,又主动帮忙人家招呼客人,端茶倒水,收拾桌子。

老板忙不过来,她还帮忙点菜,上菜。

时日久了,那烧烤摊的老板也知道这是福利院的孩子,都不容易,也就默认了让她收了这一块的啤酒瓶去卖。

一个瓶子卖一毛钱,一个暑假下来,能挣够一个学期买笔和本子的钱。

再者上了初中的她也是大姑娘了,每个月生理用品也要准备,有了这笔钱,起码不用生理期来了,尴尬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了。

张春桃每天无偿的给这些烧烤摊老板帮忙,十几岁的小姑娘家家的,累得头发都湿透了,手脚不停,还从来脸上都是笑嘻嘻的,没抱怨过一句。

大部分人的心都是肉做的,天天看着,也心有不忍,慢慢的,有人会在最后给她留一份单独烧烤的吃食,让她也垫垫肚子。

中间也有老板偷偷塞给她一瓶冰过得橘子水,让她解渴。

偶尔有客人没吃完,桌上剩下没有动过的东西,也都让张春桃打包带走。

张春桃好几个夏天都是这么过来的,在几个烧烤摊中来回,她本来就聪明,又好学。

偷空就多观察,后来熟悉了,有时候老板忙不过来,她还能顶上帮忙烤上几样东西,也不出差错。

那些老板也没防着她,有时候还顺嘴指点两句。

那几年,每家烧烤摊的特色和秘方,她虽然不说全部都摸清楚了,也八九不离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