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叔叔。”施韵诗怀中的花萱灵大声喊道,刚刚她的眼睛被蒙上了,什么也没有看到,她奋力的扒开她娘施韵诗的手,看到了古风,顿时兴奋的跑了过去。

古风双手伸向她的腋下,将其抱了起来。

他笑了,看着花萱灵,他的心很暖。

“古叔叔,滚滚呢?”花萱灵大声问道。

滚滚!

古风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小女孩还记得滚滚,可惜滚滚现在不在他的身边,还在万林学院,不知道怎么样了,而且他领悟阴阳五行之道,也是多亏了废材滚滚吐出的阴阳之气。

“它在王都,以后有空,我将它带到你家,让它陪你玩。”

“好吧。”花萱灵抿了抿嘴,同意了。

古风都被她的表情逗乐了。

“古风,多谢你为我花家解围。”花瑾瑜说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古风说道。

他瞥了一眼旁边的花家长老,对方一脸的平静,可对方的眼睛;这种眼神,他太熟悉了,他虽然不过二十,但他经历的太多了,世间冷暖、人情凉薄几乎都经历了,看透了,这个花家长老不怀好意。

他心中冷笑,就看看这个老东西想要干什么。

“古风,你现在被万林学院通缉,你打算去哪里?”花瑾瑜问道。

他心中松了口气,毕竟黑风七煞已经死了,知道古风的存在也只有他们几人,至于船夫也是花家之人,他们不会乱说的,而且他们也没有机会下船乱说。

“我准备回王都。”古风微微一笑,和声道。

“王都?现在不少大势力在通缉你,你现在回去,不亚于自投罗网。”花瑾瑜惊诧的看着古风,连忙劝解道。

“没事,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古风轻声道。

该走了,走之前还向花萱灵打了个招呼.

“古叔叔,你怎么要走了?”花萱灵不高兴了,非常不舍。

“叔叔回去将滚滚给你找来。”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拉勾。”花萱灵伸出了小拇指。

古风头上冒出了黑线,不过还是伸出了小拇指。

花萱灵高兴的笑了,笑的很开心。

离去了,望着古风的身影,施韵诗与花瑾瑜真正的松了口气。

然而有人不高兴了,甚至眼中泛起了凶戾之光。

花定松看着古风离去的身影,很想将其拦下,但刚刚那一记刀气真的很恐怖,一刀斩杀一名逍遥境二重天武道真人。

真的是有这样的实力?

他觉得应该不是,他觉得是一件宝物,要不然,仅凭蜕凡境六重天修为怎能一招斩杀逍遥境二重天武道真人,一定有问题,一定是宝物。

“七长老,他已经走了。”花瑾瑜说道,看着花定松一直盯着古风离去的身影,他的心中还有怒气,不过对方是花家长老,他不得不捏住鼻子忍了下来。

“花瑾瑜,你竟然敢将他藏在货船中,你要知道,他可是万林学院的通缉要犯,一旦被万林学院知晓你将其偷带出大离王都,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花定松冷声道,越说越气,如果将其拿下,送到万林学院,不知道会有多大的奖赏。

“七长老,你不说没人知道,再说了,你刚刚为什么不拿下他?”施韵诗不服气,冷冷的说道,这个七长老刚刚可是同意将她送给黑风七煞,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她真希望古风能够一刀将其杀了,可惜夫君花瑾瑜不同意。

“施韵诗,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我看就是花瑾瑜太宠你了,让你不知天高地厚,记住,你嫁到我们花家来,必须遵守我们花家的规矩。”花定松直接怒斥道。

“不许凶我娘。”花萱灵小嘴一翘,生气极了。

“哼,没教养的东西,儿子也不会生,生个这么没教养的女儿,花瑾瑜,你可是我花家的第二继承人,你可不能让女人爬到头上。”花定松呵斥道,同时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在花萱灵的身上。

花萱灵顿时脸色惨白,她只是个六岁的小姑娘,被这可怕的气势压住,顿时心中恐惧到了极点,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七长老,你干什么?”花瑾瑜挡在花萱灵身前,扬指怒骂道。

花萱灵只有六岁,如果心灵因此蒙上了阴影,一辈子都难以凝聚武道之心,甚至心智受到重创,成为弱智之人。

施韵诗也是如此,她虽然没有生儿子,承受了很多的嘲笑,但她从来没有怨恨过任何人;然而现在,她非常痛恨这个花家的七长老。

“花瑾瑜,我倒要问问你想干什么,你教的好女儿,还有你私藏万林学院通缉要犯,我看你与他关系极为不凡,只要带着你进万林学院,他一定会出现。”花定松冷笑道。

“什么,你想将我送到万林学院,引诱古风出现?”花瑾瑜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听错了七长老的货的话。

“你说错了,我是要将你们三人拿下,送到万林学院,我相信这个古风一定会出现。”花定松越想越觉得如此,尤其是花萱灵这个小东西,一定是一个好诱饵。

“花定松,你想背叛花家?”花瑾瑜怒极,指着花定松愤怒的骂道。

“背叛,你想得太多了,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

“花定松,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瑾瑜,我不知道是你太笨还是你不敢去想,这一次出来,你以为自己还能够回到花家?本想悄悄地解决你,可没想到,还能有这么大的收获,用你当诱饵,钓那个古风,我觉得他一定会出现的,哈哈哈。”花定松哈哈大笑,非常的畅快。

“是花荣常,他想要我的命?”花瑾瑜想到了,能指使花定松并想杀死自己的人只有花家的第一继承人花荣常。

“不错,花瑾瑜,还不算太笨,你的存在对荣常是一个威胁,而且大长老也是同意的,不然你以为我敢这么做。”花定松笑着说道。

他看着花瑾瑜一家三口,笑了,这一家三口还能给他一个惊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