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该阎王爷也不是你我可以说了算的,既然救了她,就说明她命不该绝,阎王爷还没给她腾好地方。”林锦之安抚着,顺便还擦了一把额头上还剩的细汗。

“你以为柳兰芝是个什么知恩图报的吗,她不会,她只会觉得没了孩子全都是我们的错,你以为我们日后还有什么好日子吗,根本不可能!”

陈香菊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她只要活着一天,她绝对不会让我们好过,林家就安生不了!”

她算是看透了柳兰芝了,那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安分更不知道什么报恩,眼里只有银子只有她自个儿,只要有人跟她的利益发生冲突,甭管是谁都得给她让路。

“我告诉你,她日后不恩将仇报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孩子了没了,她在林家唯一的指望没了,钱也给林长贵拿走了,她怎么可能放过我们!”

陈香菊越说越激动,她们往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过,“等她好了,她定是要找我们的麻烦。”

“这些事情往后再说,总是有法子的,何况她的身体折腾不起什么大风大浪,而眼下现在最重要的是人命,若是真见死不救,那往后的日子才真是不能安寝了。”

林锦之站的时间有些许长了,找了个地方坐下。

柳兰芝还在昏睡着,她们谁都不敢走,就等着柳兰芝再醒了,瞧瞧她没事才敢放心离开。

于是屋里的人就这么待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等林玉翠把汤药端上来了,林锦之才把柳兰芝给叫醒了。

“吃药了。”

柳兰芝睁开眼看见的就是林锦之,而后才反应过来,“我的肚子,我的孩子呢?!”她着急摸了摸肚子,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听到了孩子保不住了,但是她还是不愿相信,但她平坦不行的肚子还有疼痛万分的感觉,给了她沉重一级。

“先把药喝了罢。”林锦之没有正面回答,一脸镇定的把药端到柳兰芝嘴边儿,“张嘴。”

“我不喝!”柳兰芝一把推开,“林锦之,我的孩子呢,是不是你们害了我的孩子!”

柳兰芝边说边去捂肚子,“我的肚子,为什么会这么疼。”她好歹之前也是生了孩子的,就算小产,也不该这么疼才是,“林锦之,你是不是想害我。”

“害你?我要是想害你怎么会救你。”林锦之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柳兰芝和林长贵能凑到一块去,都是脑子不好的,“你之所以会这么疼,是因为折腾太多次了,不好好养着会留下病根,先喝药,喝了药我给你施针,就会好一点。”

“我说了,我不喝!谁知道你有没有给我下毒。”柳兰芝疼的眼泪直掉,她都不肯喝一口,“你别以为我没生过孩子当过娘,你肯定是做了手脚,要不然我的孩子怎么会没有了!”

“你看!果然,我分明就是心太软!就该让你在外头活活疼死!”陈香菊看柳兰芝这个样子,瞬间一丝的同情都没有了,只有恨意,“身子还没好就这么难缠,日后岂不是要翻了天!”

陈香菊真的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心软,为什么不让她自生自灭,何苦还要遭她的难。

“陈香菊,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巴不得我早死!”

柳兰芝这会儿已经是眼泪鼻涕糊了满脸,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懊悔气的,“你们,你们这群人都欺负我,都这么对我!都想害我!呜呜呜……”

“想当年,林大在的时候,你们谁敢这么对我!林大啊,你都不知道你走了留下我这么个女人,净是遭人欺负,你瞧瞧他们都是怎么害我的!呜呜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