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神君,这龙虎山是你的地盘,还是还给你吧,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没有动过,除开这些灵境以上的修士之外,玉衡宗门下弟子你们所有人商讨处置,愿意收留就收留,不愿意收留就充作苦力去挖矿种田,对了,这里还找到不少被玉衡宗囚禁和奴役的神州仙人,诸位也仔细分辨安排,是自己宗门的就领回去,不是的也还请妥善安置,若是实在没地方去的,就让他们去清河派,余下之事你们都和天行神君等人商量……”王元泽一指面前一个越州大修士。

“贫道贝天行,忝为玉衡宗掌门,如今举派归附清河派,这龙虎道场还是还给玉龙神君,以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贝天行虽然心头苦涩难当,但自从被种下奴印之后,对与王元泽的安排生不起来半分抵抗之心。

“哦,对了,玉烟真君,我这里还有你门下十多个弟子……”王元泽面前一道紫光一闪,只见一群女仙子凭空浮现出来。

“这是……”

王元泽这一手立刻将一群真君神君震的神魂激荡。

这明显不是凭空挪移之术,也不是隔空取物之术,而极像是空间取物,但据他们所知,不光是神州,就算是明州越州,也没有这种可以装下这么多活人的随身空间,能装活物的空间比如宠物袋也只能短暂收纳一些小型灵虫灵兽,而且收进去之后就会处于一种失魂状态,依靠主人在上面留下的强大神魂阵法将其彻底压制住,收进去的活物不能放太长时间,不然就会失魂而死。

但王元泽却能够将一群大活人带在身边。

这件事王元泽自然也不会解释,将十多个花容失色哭哭滴滴的女弟子交给凌玉烟之后,这才带着一群人踏上传送阵,很快又到了通往越州的大庾岭传送阵。

通州城的情况和龙虎山差不多,这里也是有几位魔头和几位真君真人在守护,王元泽到达之后,一群人照样恭恭敬敬的前来拜见。

至此,所有跟着王元泽前来的大修士全都已经明白,王元泽竟然是来真的,是真正的已经掌控了神州当前的格局。

而就在一群大修士围着王元泽兴奋的讨论如何控制当前局势和接下来的安排的时候,一个主持阵法的真君大声说:“掌门,越州风雷门那边有人要传送过来!”

王元泽一听就来了兴趣,扶摇子等人也兴奋激动,一群大修士擦拳磨掌的四面散开将传送阵围起来。

“哈哈,这可是瓮中捉鳖的好机会!”有人大笑。

其余人自然也是一样的心情,片刻之后,只见传送阵上光芒一闪,足足上百个越州修士出现,但还没明白过来,就被一股铺天盖地的气息全部压得趴在了地上,许多人元气灵气都被直接压爆,当场便吐血昏迷过去,但其中还有两三个至少真灵境的强者,满脸懵逼的一边抵抗一边大声嚷嚷弄错了,但片刻之后,还是被扶摇子等人联手压趴下去。

“哈哈哈哈,爽快,道爷活了一千多年,还从未这样爽快过!”玉龙神君张坚仰天大笑。

“不错,这种打法的确爽快,只要这消息不透露出去,来多少我们抓多少!”扶摇子等人也笑的合不拢嘴。

“此事恐怕不会长久,一旦这边长时间没有人回去,只怕会引起风雷门或者其他宗门的猜疑!”看起来苍老不少的孙玄清拈着胡须摇头。

“神君说的是,若是要保住这个传送阵,恐怕还得费一些脑筋!”不少人点头附和

王元泽开口道:“诸位放心,此事我已经想好,会陆续安排一些归服了清河派的修士回去,只要我们勾引的好,这个传送阵就是越州仙盟自投罗网的通道。”

众人一听先是一愣,然后全都恍然大悟,其中有人笑着说:“看来王掌门阴人的手段越来越强了!”

王元泽脸皮发黑的说:“前辈莫要乱扣帽子,我王元泽自修仙以来,一直坐的直行的正,何曾阴过人,但对于越州修士我们大可不必心慈手软,他们不是想吞并神州才修的这个传送阵么,那刚好,将来我们吞并越州之时,也少了许多的麻烦。”

“吞并越州?”所有人都脸上显露出各种不同的表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