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慕梓墨以为这些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只有慕简一这样很一般的小孩子会喜欢,不曾想,顾雨涵也喜欢这样的热闹氛围。

他确实是提不起任何兴趣,他颔首低眉地瞥到丁坤以为他会淡定一些,结果看过去,他却也没有淡定到哪里去,笑的傻愣愣的,甚至比顾雨涵还傻。

慕梓墨第一次在这样热闹的氛围里感到孤独,于是就也没有多说任何话,仔细观察着“周氏游乐园”的布局,暗中与自己的慕世集团游乐园相互对比,再一次谋划着商业大布局………

“糖葫芦啦,卖糖葫芦啦!”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人携着自己的老妪在街边买着糖葫芦。

慕简一淘气地扎巴扎巴自己的小手,使劲的冲着买糖葫芦的小贩挥手,俏皮地冲着顾雨涵眨眼睛,示意自己要吃。

顾雨涵刚掏出自己的零钱,准备去给慕简一去买糖葫芦的时候,直接就被一双极大,并且特别有劲,又黑又搓的手拍在了上面。几张零钱就被孤零零地掉在了地上。

“小姐的饮食都是由专人负责的,路边的三无产品是不能吃的,特别不干净,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丁坤直接语速极其快的向顾雨涵解释着。

“啊,我不知道啊!”顾雨涵直接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朝着慕梓墨就是使劲的鞠躬,满脸的歉意。

本以为这场尴尬会很轻松的过去,结果,就发现更艰难的事情发生了,慕简一任性的小脾气上来了,死死拽着顾雨涵的手不动弹了,说死要活的就要那个糖葫芦。

最可气的是两个小贩就直接就各种坑蒙拐骗,看样子非要糊弄慕简一买这个东西不可。

“简简走,待会儿爸爸带你回家去吃。”慕梓墨直接就从顾雨涵手里接过慕简一,在手指触碰的那一瞬间,像是电击一般的紧张。

慕梓墨的手指很凉,像是冬天雪地上铺开一样冷。

“不嘛,爸爸,给简简买一个吧,简简喜欢那个。想吃嘛?”慕简一摇着慕梓墨宽大的袖子,袖子也顺着风偏偏起舞,透出阵阵的凉意。

气氛瞬间就尴尬到了极点,慕梓墨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但是顾雨涵却恰恰相反,她并不是那种底线原则划分的很明确的人,对于生活一直抱有一种随性的态度。

不强求,不难为,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顾雨涵别过头看着慕梓墨严肃地样子,心头一阵阵的畏惧,又看着在慕梓墨怀里一直动弹不得的慕简一,心头一阵心酸涌了上来。

虽然他对自己的女儿保护的确实很好,可是这样的保护甚至有点过了,让人渐渐地觉得成了畸形的保护。

再看看,一旁的慕渝一,虽然她确实优秀,小小年纪就已经将数独玩的得心应手,可再看看,一旁的慕渝一,虽然她确实优秀,小小年纪就已经将数独玩的得心应手,可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情绪稳定到超出N多个大人,实在是让人心疼的厉害。

于是,顾雨涵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就鼓起勇气,挺胸抬头,直接就告诉他:“慕总,我实在是想说,这个路边摊,其实,卫生情况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糟糕。真的,我天天吃的,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放心好了。”

话音刚落,就直接拿起了一串糖葫芦,张大自己的嘴唇,狠狠地咬下了一个山楂,特别夸张的表情显示出来,然后就举起自己的大拇指,然后说了一句:“好吃!”

拇指竖的特别高,好像她就是这个糖葫芦的代言人一样。

旁边的小贩刚刚听到丁坤的话,推销的面目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像是有阴霾一样阴沉。

“哇塞,你们这还是矫情的厉害,吃我们这个东西不干净,不安全,那这么多的人在排队,说的好像我们是谋财害命的一样。”语音刚落就脸色阴沉了下来,立刻别过脸去,显示出一种“唯我独尊”的优越感。

说句实话,路边的小贩不认识慕梓墨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为人低调,从来不在各大网刊出现,所以,两个小贩确实是“有眼不识泰山!”

“爸爸,我要,我要啊!”见到顾雨涵嘴角沾着山楂的糖酥碎片,慕简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在慕梓墨的怀里一通拳打脚踢,闹腾的厉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