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21岁的自己。

那天,她缠着周妈学做绿豆糕,做了一整天,失败了多少次她也记不清楚。等出了满意的成品时,天却悄悄地黑了。

她兴高采烈地抱着食盒,跑到沈家。

她知道,沈诺文不喜欢她跑到沈家招摇。于是她就蹲在大门口给沈诺文打电话,管家好劝歹劝她也执拗地不进去。

打一个电话没人接,她就接着打,等打到第99个,沈诺文出现了。

他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面无表情,声音像是从北极的深海里飘出来的冰冷,“你来干什么?”

许忆梵口齿不清地说完那番话,两只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他。

那双闪着纯真的热情的眼睛,就像一对能使金石为开的钻石。

但沈诺文却比金石还硬。

“抱歉,我不喜欢。”

下一秒,他便进了大门,扔下身后抱着食盒不知所措的许忆梵。

她低下了头,握住拳头,指甲深深地掐到肉里去,她那小小的,尖下颏的脸发青而且微颤像风中的杏叶。

终于,门外的那双眼睛,像充盈的湖水似的,慢慢地波动着,闪着光,一股泪水簌簌地溢了出来。

许忆梵记得那天晚上,自己抱着那一盒绿豆糕跑到阳台上,一边哭一边往嘴里塞,眼泪混着糕点,她已经分不清嘴里是甜还是咸。

她难过。难过自己的自尊心被无情的践踏,难过自己不争气的还是那么喜欢他。

从那以后,她就发了疯似的讨厌绿豆糕。

她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出现过绿豆糕。

唯一一次,她对沈诺文说:“我最喜欢吃绿豆糕了。”

然而沈诺文却记到了今天。

许忆梵浑身都绷紧了,她心底有个疑问。

半晌,等她咽完最后一口,鼓起了毕生的勇气,颤抖着声音问:“你……是不是……之前就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