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忆梵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抬手在他脸上狠狠扇了一耳光。

“沈齐星,你真龌龊!”

沈齐星倒是没有恼怒,摸了摸脸上通红的掌印,火辣辣的,有点疼。

“力气倒是不小。你要是想被人发现的话,还可以再大声点。”

许忆梵冷哼,“清者自清。”

“那些下人的嘴巴怎么说,我可管不了。”沈齐星不怀好意地笑着说。

“我是你嫂子!你觉得沈诺文会放过你吗?”许忆梵漂亮的眼睛在朦胧的灯火下闪着轻蔑和恼怒。

“不过是个下……”沈齐星顿了一下,然后又嘲讽道,“不过是个没名没分的养子,而我是沈云帆堂堂正正的亲儿子!你觉得他会为了你得罪沈家?”

许忆梵一怔。

“沈诺文是头狼。你还不如跟了我,我一定……”

沈齐星正说着,她朦胧间看见他身后有个影子晃了一下。

许忆梵赶紧捂住了他的嘴。

她的手心冰冰凉凉的,手上发散着一种糯糯的奶香,跟她小时候一样。沈齐星眼眸沉了下去,心脏扑通扑通七上八下地跳,他贪心地深吸一口气,仿佛要把这个味道刻入骨髓。

他想起十岁那年,自己和沈诺文打架,沈诺文被关进了小黑屋,他没有打过他,被揍惨了,一个人跑到一处花园角角里埋头大哭,哭着哭着感觉到一个软软的小手在他头上摸了摸,他泪眼朦胧地抬头,鼻尖正好碰到那指尖,瞬间一股淡淡的奶香涌入鼻腔。

是一个穿着淡粉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太阳在她身上晕染出一圈光晕,就像沈齐星在童话故事里看到的小天使。

那天许忆梵来沈家做客,穿了一件粉粉糯糯的公主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