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忆梵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大跳,一个脚步没踩住,眼看就要滚到湖里去。

成了落汤鸡倒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她根本不会游泳!倒不是小时候没有学,跟着许英达学了几次,没有这方面的天赋,遂不如做只旱鸭子。

爸妈,女儿不孝,先走一步!

沈诺文,我在下面还等你,我们再做鬼夫妻!

她下意识闭紧双眼,却没等到意料中的冰凉,反而落入一个火热的怀抱。

心有余悸地睁开眼睛,落眼的是一张玩世不恭的脸。

五官端正,笑容却痞里痞气。

“沈齐星?怎么是你。”许忆梵一把推开他,理了理被拉扯的力道弄皱的衣袖,嫌弃地瞄了他一眼。

沈齐星抱着双臂,一脸不满的样子,说:“这是我家,难道我还不能随意进出了?你这是什么表情,刚才可是老子救了你一命。”

他说起话来,像炮筒子一样冲,全是火药味儿。

许忆梵挪了挪脚,与他拉开一些距离,冷笑一声:“不是你鬼鬼祟祟,我能差点掉进湖里去么?”

“伶牙俐齿。”沈齐星玩味一笑,说。

“沈二少爷,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好兴致。”许忆梵说罢,侧身就要走。

沈齐星忽然胳膊一横,借力把她困在亭柱上,垂眸凝视着臂中恼羞成怒的女人,嬉皮笑脸地说:“我找你这么久,怎么能轻易让你走。”

许忆梵怒视着他,大声说:“沈齐星!你想干什么?”

“嗯?我想……干……”沈齐星邪魅一笑,凑到许忆梵耳边,朝她耳蜗里吹了一口热气。

滚烫的气息充满了暧昧,爬进她耳蜗里,又酥又麻。

许忆梵不禁身子一愣,然后轻轻楚楚地听到最后一个字吐出来。

“干……你。”

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