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出奇的安静,许忆梵、澎湃,还有李叔,三人的呼吸声听得清清楚楚。

“去哪里?报个地址。”许忆梵问。

澎湃的侧脸埋在黑暗中,余光瞥了她一眼:“为什么要管我?”

因为看你可怜?

许忆梵本来是要这么脱口而出,但转眼想了想刚才的情景,这样说岂不是雪上加霜?

她想起有一次刘助理骨折受伤,沈诺文是这么说的:

“你现在是我的下属,这件事既然被我碰见了,我作为你的领导,理应有关怀。”

现在这段话被她原封不动地照搬下来,很合时宜。

“如果可以,请送我到清水区中心医院。”澎湃轻飘飘地说。

许家在这家医院有大股。

许忆梵颔首,从后面拍了拍驾驶座椅,“李叔,走起。”

------

大约十分钟后,车在医院地下停车场停下,许忆梵正要迈出一只脚跟着澎湃下车,没想到他一只手横在她面前。

“许小姐,之前去藤野兼职是我一时脑热,现在自知不妥。我是有女朋友的人,而您也是已婚人士,以许小姐的身份,如果被拍到和陌生男子独处,被居心不良的人利用,对许小姐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我很感谢许小姐能够出手相助,他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定当鼎力相助。今天还请您就此止步吧。”

澎湃知道许忆梵今天定会管到底,在车上的时候就组织好了这段话,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完。

想来澎湃定是看过微博了。

许忆梵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的眼神非常坚定。

她试图推开他的胳膊,她用力推,他便更使上一些劲。

这是许忆梵在澎湃这里第二次吃闭门羹。

“你是要阻止一个伤患及时就医吗?”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许忆梵撩起裤脚,故意露出小腿上的淤青,又怕澎湃看不见似的,抬高了些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

她的皮肤保养得很好,白皙细腻而且光滑,像琥珀一般晶莹剔透,表面泛着柔柔的光泽。所以即使淤青已经消散很多,但在肤色鲜明的对比下,仍然扎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