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忆梵早上是被冷醒的。

她从躺椅上下来,舒展四肢,活动活动了会儿筋骨。

昨天上过药,药效很好,腿上已经没有那么疼了,但是淤青还在,像一条青蛇,攀爬在她白皙的小腿上。

拿起手机,有一条未读消息。

是沈诺文发的,言简意赅,表达了他这两天会住公司和沈云帆让下周四回沈宅吃饭两件事情。

许忆梵看了下日子,正好是月中。

结婚后,沈诺文每个月的月中都会在公司呆上一两天。一开始,她怀疑沈诺文在外面养了人,也不是没找过私家侦探,但是每次都一无所获,后来就把这件事情当作习以为常了。

而沈云帆是沈诺文的养父,沈氏集团的一把手,也是她的老丈人。

许忆梵回了个好,然后点开微博。

经过许家的公关,昨天的热搜已经被撤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一线已婚男明星出轨十八线网红的事情。

这可比许忆梵的事情劲爆,群众的口风很快就倒向新的热搜。

许忆梵松了一口气。

今天是周末,吃过早饭后,夏知来了电话,约她来chaochao咖啡喝一杯。

她过去的时候,夏知已经点好了两杯榛果拿铁,正拿着粉饼,像小鸡啄米一般往鼻翼两边扑着粉。

“一周多没你消息,还以为你出家了。”许忆梵拉开凳子在她对面坐下,揶揄道。

夏知眉头微不可察地拧了拧,面上却仍旧云淡风轻地说:“这次是被关得久了点。”

“连累你跟我上热搜,改天请你吃大餐。”许忆梵有点同情她。

“不说我了,许伯伯没为难你吧?”夏知抿了一口咖啡,转移了话题。

“喏,被打了一棍。”许忆梵撩起裤脚,把腿上的淤青展示给夏知看。

夏知啧啧两声,说:“是有点狠。你爸不是一直很宠你吗?怎么舍得下手的?”

“宠爱归宠爱,规矩还是要有的。这事儿确实是我做得不对,意气用事了。我认。”

“那知情人士知道是谁吗?”

“甘萌萌呗,以前她跟陆……这么铁,又碰巧撞上我正对他男朋友图谋不轨,心里估计已经把我千刀万剐了。”

“这女的心机可真重,还给自己打了码。”夏知轻嗤道。

“不过从她的角度来说,也能理解。”许忆梵眉头轻佻说。

夏知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豁然起身,一张脸凑到许忆梵的面前,放大放大再放大,两人的鼻尖差一点就要碰到一起。

她眼珠子在眼眶里咕噜咕噜转,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她,说:“你知道你现在特像谁吗?”

“谁?”许忆梵下意识往后一仰。

“陆清溪。”

许忆梵一愣,嘴角溢出丝丝苦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