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沈诺文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上来了。

许忆梵心里的怨气一下子就烟消云散。

吃面她就爱吃西红柿鸡蛋面,尤其是沈诺文做的,远远地就可以闻到沁人心脾的香气。

沈诺文把面条端到她面前,半蹲着,挑了几根喂到她嘴里。

许忆梵呲溜一下吸进去,鼓着腮帮子津津有味地咀嚼,她在心里数着,直到数到第20下,才恋恋不舍地咽下去。

“要是你以后破产了,就开家面馆养我吧。”许忆梵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唇,冲沈诺文竖起大拇指。

“好,我负责辛苦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沈诺文继续往她嘴里喂着面条,宠溺地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

“那……那多没意思,跟个花瓶一样。”许忆梵轻嗤。

“我倒是有个好的想法。”

“什么?”

“相夫教子。”

许忆梵愣了愣,撇开脑袋不看他,说:“想得倒是美……”

“你现在也可以考虑考虑。”

沈诺文端着面挪了几步,让自己可以正对着她,好脾气地给她挑面。

“算了,相夫教子的事情现在我可做不好,往后再说吧。”她摇摇头,吃了一口面。

沈诺文只笑笑,没再多说。

吃完面,沈诺文让周妈上来端走碗筷,关上房门。

他绕到许忆梵身后,从背后圈住她的脖子,把下巴枕在她的头顶,轻轻厮磨。

今晚的天空很干净,抬眼就可以看见满天密密麻麻的小星星,落在镜子似的夜空上,像珍珠玛瑙,闪闪发光。

不知道为什么,许忆梵想起大一那年,沈诺文大三,陆清野比沈诺文还大一岁,甘萌萌和陆清野同届同系同班,那时候她俩已经快毕业了。

有一天许忆梵从线报,没错,为了能时刻得知沈诺文的一举一动,她可是斥巨资买通了沈诺文身边几乎所有的相关人士。

她从线报那里得知陆清溪他们班要组织户外露营,可以携带亲眷家属。于是她绞尽了脑汁想出一个办法。

她想到陆清溪班上有一个书呆子,长得膘肥体壮,痴书如命。这样的人往往最好搞定。

于是某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许忆梵拖着一个装满了书的20寸行李箱,半路拦截了从图书馆往宿舍走的书呆子。

她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扔,说:“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你们班的户外露营,你,带着我去。”

行李箱摔在地上发出咚一声闷响,荡起了地上的灰尘。

书呆子哪见过这种架势,当时就傻了眼,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今天你答应,这箱书我就送给你。你不答应,我就用它砸死你。”许忆梵双手叉腰,抬着下巴,抑扬顿挫地说,说得好像跟真的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