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忆梵躺在床上,两眼空洞洞地盯着天花板,任由沈诺文蹲在床边给她上药。许英达的话像苍蝇一般来来回回在她脑子里打转。

她想了想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二十四年。

前18年,她是在许英达的呵护下长大的。她只知道数不尽的芭比娃娃,戴不完的钻石珠宝。后来,沈诺文出现了,他是她的太阳,她是一颗围绕太阳运转的行星。她每天关心的是沈诺文的衣食住行,沈诺文今天过得怎么样。

许忆梵18岁之后的青春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对沈诺文死缠烂打。

现在呢?

沈诺文总是把一切都打理得妥妥当当,公司的事大部分也是肖言在帮她处理。

想着想着,嘲讽地勾起嘴角。

她一直不想做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但现实却是,她好像并没有那么了不起,反而像个被养坏的废物。

“今天没有保护好你,是我的问题。”沈诺文给许忆梵上完药,用指腹轻轻抚摸着她腿上的淤青,许忆梵觉得冰冰凉凉的,有些舒服。

“沈诺文,我是不是一直都很任性?”

“是性子直爽。”

沈诺文反驳,上床背靠床头躺下,安安静静地把许忆梵拥进怀里。

“那就是任性。”

“你什么都不需要改变,现在这样就很好。我可以帮你承担责任。”沈诺文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

如果是平时,许忆梵准会被这一番话感动得稀里哗啦,谁不想做羽翼下面的小鸟,而且还是被自己倾心的男人宠着,护着。

好的爱情是两个人一起进步,但现在往前走的是沈诺文,她还是原地打转的那只愚昧的孔雀。

许忆梵心里有火,觉得沈诺文目的不纯。

陆清溪是沈诺文心头的白月光,许忆梵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沈诺文疼惜她,从来舍不得碰她。

当年,是他从赵三手里救了她,她知恩不报,间接害死了陆清溪。

他应该是恨他的。

但是沈诺文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沈诺文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许忆梵心里突然弹出一个问题。

女人想问题的时候,通常是直接跳过理性和逻辑这两个槛的。

她联想着这几年发生的所有事情,背脊猛然一缩。

这个男人想要拖垮她吗?难道这是他的报复?

许忆梵的心寡凉寡凉的,她的眼眸渐渐沉下去。

“你在想什么?”沈诺文见她不说话,掰住她的下巴,让她可以直视他的眼眸。

“我好像有些困了。”许忆梵收起自己的心绪,看着他扯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就像不谙世事的孩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