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清水湾,门一打开,就看见许英达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眉毛拧在一起,双手杵在拐杖上,盛气凌人,连他周边的空气都沉闷下来。

“爸……”许忆梵看他架势,顿在门口,不敢继续往前一步。

“许忆梵,是不是我平时对你太纵容了?”许英达直直盯着自己的女儿,犀利的目光像要穿透到她心里去,将她所有想法都剖丝抽茧。

换作是以前,许忆梵早就一下子扑上去,趴在许英达的膝盖上,假装挤出几滴眼泪,再绘声绘色地编一个自己的凄惨记,激起一个父亲心里天生对女儿的宠溺,什么事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这还是许忆梵头次见他如此严肃,看来这次是要动真格的。

“爸,作为小梵的丈夫,是我没管教好她,这件事情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沈诺文拉住许忆梵的手,把她护在身后。

“阿文,你给她打掩护的事情我暂不追究,但此事你无须多说,我自知分寸,许忆梵,你过来跪下。”许英达面色铁青地说。

其实许忆梵自知理亏,但耐着还是一个倔性子,本来这件事也不是她的处心积虑,自然不肯轻易低头。

“是你听不见还是我老了说什么都不中用了?!”许英达拐杖一处,提高了声调。

何梦在一旁看得干着急,赶紧走上来,俯身在许忆梵耳边说道:“小梵呀,不管咋样,先给你爸认个绕,啊?他也是恨铁不成钢,一会儿消气就好了。”

“妈,你根本不懂是怎么回事儿……”

“孩子她妈,今天她可以酒吧打架斗殴,明天她就可以聚众吸毒!你再纵容,这个女儿迟早被你毁掉!”

何梦被许英达一训斥,也不好多说,拍拍许忆梵的肩膀,回到沙发上坐下。

许忆梵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脑子还算灵光,自知如果再坚持下去,这个台阶谁也下不了。

于是她挣开沈诺文的手,走到许英达面前,憋着嘴一下子跪到地上。

嘭!

许英达一拐杖打在许忆梵腿上,发出一声闷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