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新闻了吗?许主管上微博热搜了,还是头一个!”

“害!这次撒的又是什么狗粮啊?我记得去年她过生日,沈诺文给她送了一辆兰博基尼的事也上热搜了。”

“这次可不是什么恩爱新闻,你赶紧打开手机看,绝对劲爆!”

“骗我晚上要请我吃饭啊……”

许忆梵醒来后一整天都在处理之前一周的遗留工作,下班前准备要去上个厕所,正要推门而入,耳边传来里面的对话,手放在门把手上一下顿住了,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恐慌。

“许主管,你怎么不进去呀!”

厕所门口有人说。

许忆梵回过神,下意识往衣兜里掏去,没有手机,急冲冲地奔向办公室。

“许小姐,你怎么……”快要下班了,肖言正在帮她收拾桌面,刚好碰到她手机。

许忆梵一把夺过手机,颤抖着手点开微博。手机却故意跟她作对似的卡了一下,点了几下也没反应。

她不耐烦地骂了句脏话,狠狠戳着微博的图标,只听见屏幕上咚咚咚响,好不容易点进去,一行字立刻跳进她眼里。

许氏千金夜宿会所打架斗殴,知情人事爆出婚姻背后的秘密。

一行字亮得扎眼。

热搜点进去第一条是一个被人处理过的视频,里面许忆梵和夏知的脸扭曲狰狞,而和她们扭打在一起的人却被打上了马赛克。

第二条是一篇大V长文,以第三人口述的形式说了一件陈年旧事:

现沈氏集团沈副总沈诺文在两年前曾有一个相恋多年的女友陆清溪,两人恩爱如胶似漆,但许氏集团许英达独女许忆梵倾心于沈诺文,不知礼义廉耻,对沈诺文穷追不舍。

后来许忆梵仗势欺人,陷害陆清溪偷盗,并以陆清溪清白为筹码,要求沈诺文许诺一纸婚约。沈诺文痴情于陆清溪,舍生相救。

两人结婚当天,陆清溪悲痛欲绝,割腕自杀。许家砸重金封锁消息后,将陆清溪父母移送国外,从此音信全无。

文末还添油加醋地编了一段沈诺文一个养子在沈家举步维艰,婚后无奈屈身于许忆梵淫威,扮演一个好好丈夫,以此来求得夹缝中的生存的悲情故事。

沈诺文一夜之间从人人口里的负心汉变成痴情潘又安,而许忆梵倒成了耍尽心机的王熙凤。

许忆梵看完,气得发抖,脸色煞白。

十有八九,这个知情人士就是甘萌萌!

她只恨那天自己下手太轻。

两年了,她一直很逃避提起当年的事情。

许氏和沈氏曾经有一个项目合作,两家一起召开了发布会。甘萌萌和陆清溪依着甘父甘源和沈诺文的关系,也出席了那次发布会。

那天许忆梵丢了自己的手镯,限量款,她喜欢得打紧,着急间报了警。警方盘问了在场跟许忆梵有过接触的人,并调出监控录像,却发现偷走手镯的人是陆清溪,陆清溪当场便被带走。

陆清溪曾经哀求过她,但她有私心。

没有了陆清溪,就可以得到沈诺文。

“陆清溪,做了错事就要接受惩罚。”她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