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几天日子倒是平平稳稳,许忆梵在家养伤,找了一部美剧追起来。第三天的时候,脚伤便好得差不多了,可以下地走路。

夏知那天回去之后就被夏歌关了禁闭,也安分了几天。

沈诺文去了落雁港,每天晚上的时候会给她打一个电话,问问身上的伤如何了,今天做了什么,然后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在家躺尸第八天许忆梵算是彻底恢复了,起了个大早,往身上套了一件大红色的小西服,又把头发挽了起来,别上一个透明的鲨鱼夹,然后往脸上左右扑了两下腮红,看起来气色不错,才满意地往楼下走。

一下楼就看见沈诺文和周妈站在厨房外面说话。

他似乎是有感应,转过头神色温柔地看着许忆梵,说:“今天很漂亮。”

“谢谢,你也很帅气,沈先生。”许忆梵一本正经地说。

沈诺文宠溺一笑,走到餐桌前,拉出一张凳子,又有条不紊地摆好刀叉,问:“要去公司?”

许忆梵闲不住,也不想在家做个养尊处优的花瓶千金,从大四起便去许氏,现在在行政部做个挂头主管,混得不温不火。

“再请假我爸该要生疑了。”许忆梵自然而然地坐下。

沈诺文做事很周到,从细节上看,他好像真为她花了不少心思。

“吃完我送你去公司。”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许忆梵懒懒地咬了两口吐司说。

“今天早上。”

“落雁港那边可还顺利?”

沈诺文又给她倒了一杯牛奶,然后在她旁边坐下。

“还不错,做得度假村,过两个月就可以开业了,到时候带你去看看。”

许忆梵点点头,然后安安静静地喝着牛奶,一口一口。

喝完,沈诺文又耐心地擦干净她嘴边的奶渍。

------

车开到许氏楼下,沈诺文替许忆梵解了安全带,随后再她脸颊上落下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说:“下班给我电话。”

虽然这种事情沈诺文不是第一次对她做,但是许忆梵还是老脸一红,呢喃般嗯一声,然后慌手慌脚下了车。

真是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盘算的。

许忆梵在大门口深呼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整理好仪态后,便走进了电梯,正好碰见肖言。

“许小姐,欢迎回来,身体好些了么?”

许忆梵对肖言印象非常好,肖助理话不多,但是做事很靠谱。许忆梵手里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在代劳。

用夏知的话来说,肖言就是专门为她擦屁股的。

“好着呢,看!”许忆梵活力十足地在原地蹦了蹦,手舞足蹈地说。

“是好事。”肖言笑眯眯地说。

“对了,之前行政部辞职的那个人,手续都办完了么?”

电梯达到18楼行政部,两人一块走了出去,进了办公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