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宿没睡,许忆梵的状态很糟糕,顶着两个黑眼圈,肤色蜡黄,耷拉着眼睛,无精打采。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实在躺不住了,就穿好衣服,游魂一样往楼下走去,除了周妈,屋子里空荡荡的,她的心也空荡荡的。

“太太,您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呀?少爷已经帮您请好假了,今天不用去公司,要不多睡会吧。”周妈正在打扫卫生,看见许忆梵从楼上下来,连忙笑盈盈地说。

许忆梵皱了一下眉头,大概是知道了怎么回事,心里有些不愉快。

沈诺文的表面功夫一直做得很好,连周妈都被收买了。

“周妈,您来许家有20年了吧,怎么感觉您打小看着长大的人是他沈诺文而不是我呢?”许忆梵不满地撅着嘴,“以后我的事,少给他说。”

周妈仍然是笑盈盈,“少爷平时对您是真不错,闹了矛盾呀,好好说,我相信少爷应是不会为难太太的。”

许忆梵转头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个丈夫当得可真是无懈可击,要不是昨天看到夏知发过来的照片,许忆梵还真就不知不觉被淹没在爱情的糖衣炮弹里。

“周妈,我有点饿了,您给我煮一碗馄饨嘛。”许忆梵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挽着周妈的胳膊,用脸在她肩膀上蹭着撒娇着说。

许忆梵撒起娇来的时候,声音暖暖的跟棉花糖一样,让人打心里想摸一摸她的脑袋。

昨天一天没吃饭,许忆梵是真的快成了个饿死鬼,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一碗混沌,吃饱喝足后蜷在沙发上看起电视,眼皮渐渐沉下来,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把自己包围住,滚烫的热感传来,让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渴……”

“水就来。”声音在耳侧响起。

这个声音低沉,淡泊,响起来的时候如羽毛般轻扫你的耳朵,让人欲罢不能。虽然有点迷糊,许忆梵依然能第一时间感觉出身后的人是沈诺文。

她慢慢睁开眼,睫毛颤了颤,微不可察地蹙了下眉,哑声道:“我不舒服,你放开我。”

“小梵,把水喝了。”沈诺文一只手接过周妈递过来的水,放在许忆梵嘴边,一只手仍圈住她的腰,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许忆梵捧起杯子,温和地说,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他,好像要把他看穿,“和哪家公司的合约?我怎么不知道。”

“和南嘉传媒,最近谈的业务。”沈诺文不慌不忙,每个字吐的清清楚楚。

“南嘉传媒……就是那个最近很火的女明星刘也可的东家?”

“嗯。”

“听说南嘉创始人很神秘,还没露过面,昨天见着了吗?”

“没有,昨天来的是对外业务部的程经理。”

许忆梵点点头,脸色看起来很平静,想开口问点什么,但是自尊心不允许她这么做。她扭了扭身子,试图挣开沈诺文的怀抱。不想沈诺文双手一收,果断一把抱起她,直接朝楼上走去。

“沈沈沈……沈诺文,你干什么?别想对我图谋不轨!”许忆梵神色一慌,摆动四肢挣扎起来,本来蜡黄苍白的脸因怒意而涨得通红。

“小梵,我是在履行作为丈夫的职责。”沈诺文眼里含着薄薄一层笑,神色温柔。

结婚两年,也不是没有同过房,但是一想起那张照片,许忆梵心里便涌起一丝恶心。

“如果我不同意,你这是犯强奸!”她怒瞪。

沈诺文还是浅浅地笑,一脚踢开房门,把她放在床上,从背后拥住她,压住她不安分的脚。

“别闹,我有点累,陪我睡会儿。”

许忆梵愣住,不敢动。

身后的人呼吸渐渐沉重,脖子后传来延绵不绝滚烫的气息,夹杂着浓郁的烟草香,让人眼皮愈来愈重,意志也渐渐沉沦。

------

许忆梵醒来的时候,沈诺文正从浴室出来,下半身裹着浴巾,露出挺拔结实的身材,半湿的头发上滴下来一滴水珠,沿着挺直的鼻梁往地板上坠去。

就是这张脸,总是能让她意乱情迷。

许忆梵眨巴两下眼睛,又拍了两下脸,抓开不知什么时候盖在身上的被子,走到阳台,吸了口气,再缓慢吐出来。

“刚才妈打电话来说晚上回家吃个饭。”等她再转过头来时,沈诺文已经穿好衬衫,正有条不紊地系好领带,摆正手腕上的手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