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云舞跟龙倾邪刚离开没多久,两道黑袍的身影,从最深山之处,快速御空而来。

血腥味,引来了森林中的魔兽,火狼的尸体,已经在被前来的魔兽撕食着。

而前来的那两道黑袍身影,竟伫立在虚空之中。

阴森森的眼眸,幽深莫测的看到下方的状况,很快,明显蹙起了眉头。

“竟有人闯入森林内围猎杀?”其中一道黑袍人,苍老嗓音染着一股威严气息响起。

“看样子,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实力应该才刚突破五阶初期,火属性,还有一个……竟连我也看不出来。”

另一个黑袍人眯起那阴悚眸子,其眼底深处闪烁着一抹杀意。

若是云舞听到这话,准是飚出一身冷汗。

就凭着地下狼藉的场面,就能看出,是两人而为,而其中一个还是五阶初期的实力。

这其中,还没包括现场早已被其它魔兽破坏的情况之下。

竟只需一眼,就分辨出来了,这两个黑袍人,到底是何等实力?

苍老嗓音的黑袍人,眼底也升起一丝杀气;“这边靠近皇宫密道的悬崖,宝库守护者就死在那悬崖边,看来,宝库被盗,必然跟这两人有脱不了的关系。”

“那两人肯定还没有走远,我们分头找。”

阴悚话音一落,人影一闪,只见那两道身影霎时化作两道残影,分开消失了去。

……

外围边界!

云舞如一阵狂风般,迅速且隐藏气息的沿着山崖位置,朝着外围方向离去。

她竟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危机感,直到出了外围,那种被毒蛇锁定的危险感觉才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怎么会突然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心底万分疑惑,可,不管她如何的想,似乎也摸不着头脑。

也许,就是直觉吧。

当很久的后来,几次三番出现这种“直觉”,云舞才知道,这跟雷达一般的直觉,竟然是来自她的身世。

当然,这些都还是后话。

“小东西,前面就是外围了,我还有事要忙,就先送你到这里了,等有空,我再来看你。”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龙倾邪,突然顿下脚步的开口。

云舞转头,疑惑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出现,似乎每次都在她有危难的时候,之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他,她一无所知。

龙倾邪邪魅扬嘴,幽深黑眸对视上她;“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而当那天到临时,便是你将心交给我之时。”

闻言,云舞眉头一蹙,明显,对于他那话音,有些排斥。

龙倾邪伸手摸了摸她头,磁性嗓音转为宠溺的语气;“你个丫头,就算不喜欢,也别表现得如此明显啊,这会很伤我心的,不过……”

说到这,他却顿了顿,下一刻,她仿佛从他那幽深黑眸中,看到了一抹狂傲的霸道。

“相信我,这个世上,能配上你的只有我,而能与我并肩携的女人,也就只有你一人。”

好狂傲的语气。

云舞一愣,莫名觉得心底一颤。

他到底从哪里来的自信,敢如此肯定的说出这般狂傲霸气的宣言?

……

“我说怎么找遍了森林都没找到人呢,原来你个废物,竟躲在这个偏僻的角落。”

就在云舞刚走到外围范围不久,就听闻到一道尖锐的嗓门传来。

转头一看,便见云青儿跟云灵水正朝她而来。

“呦呦,三姐,你看看,这废物满身是血的,好像受了不轻的伤啊。”云青儿揶揄的盯着云舞。

“听说,比赛一开始,你就急冲冲的冲进林中,怎么,就凭你个废物,也打算想要从这场猎赛中胜出?”云灵水眼眸阴冷,语气却嘲弄着。

“三姐,算起来,我们也已经好久没好好的教训这个贱人了,弄得她都忘记了什么叫现实了。”

听闻云青儿的话,云灵水阴冷笑起。

“那还等着干嘛!”

话音刚一落,云灵水便腰间抽出长鞭。

眼神轻蔑嫌恶的扫向云舞,一鞭子就狠狠朝她抽了过去。

云舞眸光一冷。

云麒要她对她们手下留情,可如今,她还没去找她们麻烦,反倒是她们自己送上门来。

脚下悄然一挪,反手间,她徒手的接下了那甩来的鞭子,极冷开口;“看来,你们是真的想来找死!”

云灵水嘲弄冷笑;“就你个废物,还敢如此口气跟我说法,看来,你才是想找死。”

黄色斗气腾体,一个用力,想要强势的将鞭子从云舞手里抽出。

可是……

抽不动!

云灵水眉头皱起,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在一个用力,想要扯回鞭子,却发现,用尽全力也还是扯不动。

这怎么可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