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凡依旧采用了比较猛烈的手法,直接在老陆身上画上了聚阳符。

随着老陆痛苦表情的出现,聚阳符开始发挥作用,胖大海和白落海按着他的手脚,不让他乱动。

秦馆长和江子午看的心惊肉跳的。

洛凡坐在一边打坐恢复。

别看只是看起来他进去房间把人弄出来这么简单的事情,实际上,洛凡的消耗并不小,一边要谨防邪煞之气,一边还要注意着老陆的攻击,最后还要画符压制香炉里面的邪煞之气,注意力高度集中,所以,消耗格外的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老陆痛苦的表情也有了缓解,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身上的聚阳符也变淡了许多。

洛凡睁开眼睛,走过去看了看老陆,体内的邪煞之气消散的差不多了,只要等到聚阳符全部消失,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没事了,等他醒来就可以了。”洛凡说道,走到江子午和秦馆长旁边坐了下来。

秦馆长从休息室的冰箱里拿来了几瓶水,“这里现在只有这些,你先凑合喝一点!”他把一瓶水递给洛凡。

洛凡也不嫌弃,打开盖子喝了半瓶下去。

“洛凡,你现在可以说说了,那个香炉到底是什么问题?”江子午问道。

洛凡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这个香炉,当初是在晋省地下我们发现的第一个祭台那里的,我也说过,琳琳他们曾经亲眼看到有很多小虫子从里面爬出来攻击六丈那些人,而那些人也只要被沾到,人就像蜡烛一样瞬间融化了。”

“没错,记录上是这么写的!”秦馆长点点头。

洛凡继续说道:“后来,说是请了昆仑和终南的人下去解决了机关问题,秦馆长,当时祭台那里是怎么解决的?”

“这个……”秦馆长回想了一下,“记录上说是终南的一个人,一个人进到祭台那里,不知道怎么做的,就说是把机关关上了,当时我们也想多问的,但是可能涉及到什么隐秘,他并没有告诉我们,只是说,里面安全了。”

洛凡想了想,“我先打个电话。”

他掏出电话直接打给了吴痕,把这边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洛凡最后说道:“我就是想问一下,当初你们的人是怎么解决的机关,这个香炉现在出现了问题,我觉得当初解决机关的人并没有全部解决问题。”

吴痕想了一下回道:“我问一下,等会儿你等我电话……不对,你现在在京都?”

“是啊!就在京都博物馆,刚救了一个人。”

“好,我知道了!先挂了!”

洛凡收起电话,想着吴痕听到他在京都的消息,似乎显得非常惊讶。

不过,很快他也就不在意了,他来京是突然决定的,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我让吴痕去问了,等会儿会给我打电话。”洛凡跟江子午和秦馆长说道。

“你能让吴处帮忙?”秦馆长比吴痕听到洛凡在京都的消息还要惊讶。

“啊?”洛凡没明白他的意思。

“他也是九处的人!”江子午忽然说了一句。

“你也是九处的?”秦馆长的大惊小怪让洛凡想笑,但他忍住了,只是点点头。

其实,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秦馆长,以往博物馆里面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他都是向上汇报,最后赵部长给他打电话问明情况后,不出两天就会有九处的人来帮他解决。

九处的人都显得不像是正常人,有老道,有和尚,男的女人,老的少的,反正每次接触的人物都不一样。

但是这些人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有一个正常人。

而他们这些人的头儿正是吴痕,吴处!

那是秦馆长都不敢正眼看的人物,没想到洛凡居然也是九处的人。

这还真的超出了他的意料。

从一大早被秦馆长请到博物馆,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秦馆长顾不上接二连三的刺激,出门让保安去买了饭菜回来。

饭菜虽然简单,几个人也不挑,就在这个休息室里简单的吃了。

刚吃过没一会儿,洛凡的电话就响了。

“吴处……啊?你们就在门口,好好,我这就让人去接你们进来。”洛凡放下电话,面容有些古怪,说道:“吴痕说他们已经到门口了。”

“我亲自去接!”秦馆长一听,立马坐不住了,站起来就往外走。

“哎哎!”江子午拉住他,“慌什么!”

“吴处来了,我去接啊!”

“胖大海,你去吧!”洛凡说道。

“好!”胖大海认识吴痕,出去接一点没有问题,白落海也跟着去了。

“这不合适吧?”秦馆长有些不安,毕竟九处这种超然的存在,是他们又惧又敬的部门。

“没什么不合适的!”洛凡却不以为然,老神在在的靠在椅子上休息。

胖大海带着白落海出了博物馆往大门口走去,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那里,大铁门关着,门卫站在车前面好像有些茫然无措。

他看到来了车,过去检查证件询问一下,可是车上的人理都不理他,也不走。

结果就在僵持阶段,胖大海和白落海出来了,门卫是看到秦馆长带着他们几个人进去的。

这时候,商务车的副驾驶车窗放了下来,露出一张脸来,胖大海一见,大笑着跑了过去,“哈哈,顾大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