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陆家丑闻风婆仅过去半个小时,但此事件就像一枚炸弹,影响极大。

陆家别墅。

陆振杰坐在轮椅上,双手搭在拐杖上,脸色阴沉到可怕。

“陆光,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陆振杰厉声道。

陆光额头上的冷汗几乎快要跳出来了,“爷爷,此事我也不太清楚呀。”

“爸,会不会是保险柜里的那些文件被……”一旁的陆母说道。

陆振杰眉头抬,眼冒寒光地说道:“还不进去看看!”

话声落,他突然神色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本来坐在轮椅上,蹭的一下立马站立起来,比其他人手脚还快的赶到陆母的房间。

在密码区上按下几个键,保险柜的门‘咔’应声打开,瞪眼一看,保险柜里边空空如也。

“混账!到底是谁偷了……”陆振杰气得大骂,“陆羽,是不是你偷了。”

“爷爷,陆羽哥他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

“唉,还不派人把他找回来!”

“老爷,我就派人去找……”

“混账东西!如果我知道是谁偷的资料,我扒了他的筋!”陆振杰骂骂咧咧。想起昨晚他有起身来这保险箱这,本想着要一把火烧了。岂料窗外传来异响,然后他就出去看。

不料外边有些黑,人已经年老了,还有三高,加上行动不便,才走到门口就开始有些头晕,他知道这是老毛病犯了,连忙回屋休息。本想着次日再将那些机密资料烧了,谁知竟然被别人偷了。

陆振杰越想越不对劲,引发了气急攻心,一个没站稳,身体微微向后倾倒。

“啊,爷爷小心……”陆光眼疾手快,连忙过来扶住陆振杰,陆母反应也蛮快的将轮椅推了过来。

“呼…呼…”陆振杰上气接不住下气,过了会后才缓和了过来,他此刻变得异常的镇定,对陆光说道:“丑闻现在已经被各大媒体引爆了。陆光,你准备怎么做?”

他知道自己老了,现在又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后辈,倘若不幸离去,那么谁能撑起整个陆家?

想到陆羽这个不成器的大少爷,陆振杰不免有些失望。现在他只能赶鸭子上架,试着从这起事件中来考验陆光。事件处理得不好,那么他就从旁教导。

陆光似乎看出了陆振杰的心思,倒也聪明,很快冷静下来,正色道:“爷爷,在丑闻风波被各大媒体引爆后,我已经叫公关部长和飞腾房地产的副总赶过来了。”

刚说到这,管家带着公关部长进来了。

公关部长和房地产副总两人进来时,看到陆振杰一脸阴沉,现场整个气氛压抑极了,俩人大气都不敢喘,小心翼翼地向陆家掌控人打了招呼。

陆光摆了摆手,阴冷地对飞腾房地产副总和公关部长说道:“我现在给你们三个任务,第一,梁升,你身为飞腾房地产的副总经理,此事件与你拖不了关系,现在你马上派人去调查此次丑闻风波的源头,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务必给我找到向媒体爆料的人。如果此事你完不成,那你以后就不用来了!”

说完,满是怒火的冲飞腾房地产的副总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办!”

后者‘是’了声,低头哈腰的走了。他哪里还敢在这里停留。现在的陆光,可是个大煤气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