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走了侯府大半产业的明月,还真不在乎这点钱,她就是故意膈应周怀平!

果然,好容易退烧了,周怀平看见管家拿来的欠条,又气晕了!

管家很纠结,看二公子强硬的态度,估计将来侯府当家人就是他了!

偏他是女扮男装,先不说事情会不会闹出去,就算大家为了保命,不泄露一个字!

可女扮男装怎么成亲,传宗接代!

也许最后侯府还会落到大公子手里,那他究竟该向哪边表忠心?

明月可不在乎下人是否忠心,此刻,她正在接见花府人,来的是花老将军手下一名偏将。

也算周明月的同袍,“小将军!我奉老将军的命,来看你了!”

明月热情招呼,“原来是张大哥,快快请坐,来人上茶!”

张偏将上下看看他,笑道,“老将军听说你在街上打死疯马救了公主,担心你受伤了,怎么样,没事吧!”

明月得意道,“外公不相信我的能力啊!”

张偏将笑了,“小将军遗传花家的大力,不过是匹疯马我说你能轻松对付,老将军偏不放心,非让我来看看!”

“看你脸色红润精神十足,老将军应该放心了!”

明月哈哈笑道,“索性我和张大哥一起回花府,让外公亲眼看见我活蹦乱跳,岂不更放心!”

张偏将笑容一顿,“安南侯不在府里吗?我该去拜见一番!”

他是花府偏将,多少知道安南侯父子的关系不算好!

安南侯对小将军十分严苛,一般人家是严父慈母,可小将军自幼失母,安南侯却对这唯一的儿子态度冷漠,连他们外人都看不过眼了!

明月脸色平淡,“侯爷偶感风寒,不必打扰了,走,我们去选好酒,陪外公喝个痛快!”

张偏将也不愿和文人打交道,随口一问,也不过是客套话!

小将军说不用,那再好不过!

二人把侯府的美酒搬空,岳婆子扣下来的行李中,有许多上等补品,明月通通打包带去花府!

花老将军看见外孙面色红润,精神抖擞,也安心了!

“你这小子来就来呗,还带这些东西,莫不是把侯府搬空了!”

明月笑眯眯的,“这算什么!整个侯府都是我的,一点东西孝敬外公是应当的!”

花老将军想起女婿有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女儿难产去世,本也没指望周景芝给女儿守一辈子!

还好女儿留了个儿子,有花家照应着,这孩子将来不会有难处!

谁知那周景芝居然发誓不再娶,这么多年果然信守诺言,花老将军挺感动的!

可偏偏周景芝对女儿留下这孩子态度冷漠,他看不过去,有心斥责他没尽到为父之责!

可听夫人劝说,以为周景芝为妻子难产迁怒孩子,又不好说了!

小女儿嫁人不足两年,没想到与周景芝感情如此深厚,便是死了,他也念念不忘!

花老将军不忍心斥责,把外孙接到身边教养也是一样的!

如今看身姿挺拔的少年,他甚是欣慰,“听说你父亲感染风寒了,你怎么不在府里侍疾?”

明月嘿嘿笑道,“感染风寒不过是小毛病,静养就是了,我宁愿来伺候外公!”

花老将军知道他们父子有隔阂,便不纠结了!

有明月陪着,花老将军很高兴喝多了,明月在花府住下,没事去演武场练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