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们显然已经都想好了,纷纷到宫女那里报项目去了。

”姐姐你准备参加什么项目呢?”白婉儿见白杨没有动便上前问到。

”当然是全参加了。”白杨毫不犹豫的说到,骗小孩子的话也有人信啊。这是评判组的又一个坑。当然这些话她是不会告诉白婉儿的。就算是她说了,白婉儿也未必有那个本事。到时候样样稀松平常还不如在某一方面出类拔萃。

白婉儿心里有些没底,这个讨饭婆姐姐是在说大话吧?琴棋书画舞蹈她全行吗?

一边的黄蓉却不这么想,凭她这两天对白杨的了解。如果不是白杨真的来看热闹,把大选当成儿戏。就是白杨真有那个本事,后一种的可能最大。甘静倒是很痛快地就去宫女那里报了诗词和绘画。

而黄蓉和白婉儿各都报了两项,诗词绘画。几乎所有的小姐都参加了这两项比赛。

下午进行的第一项比赛就是诗词歌赋。刚才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白杨跟大家一样伏案书写着。论诗词歌赋,白杨可是信手拈来。这个朝代的毛笔字当然也难不住白杨。当年在爷爷身边的时候,白杨的爷爷都是用毛笔给村民们写药方。白杨也就耳濡目染跟着用毛笔学写字,也是白杨儿时最初的启蒙教育。上学的时候白杨还得过书法大赛的奖励。现在身处的这个朝代,书法还没有发展到自成一体。男人们写字粗犷狂妄,小姐们写的纤细柔和。而白杨的字兼容了现代和这个朝代的书法精髓。她洋洋洒洒的就写了好几张。只看了那三个小姐目瞪口呆,难怪白大小姐所有项目都报了,原来是有真本事啊。

”姐姐,你讨饭的时候跟谁学的认字啊?”白婉儿凑到了白杨的桌前问道。

”最开始的时候是跟一个婆婆学的。从阎王殿走了一圈回来后,姐姐我就脱胎换骨。你们都是蜜罐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有女先生教导写字认字。都不知道本小姐的字会不会被评判组的人笑话呢?”

”姐姐,你能不能送给我一张啊?”

”妹妹,你喜欢就随便拿去吧。不过姐姐奉劝你最好不要在大选的时候拿出去参加比赛。”

”姐姐是怕妹妹超越了你吗?”

”婉儿妹妹,如果你有那个本事能超越姐姐。姐姐都为你替我们白王府骄傲。”

黄蓉和静儿看见白杨也不藏着掖着,都来到白杨的桌前细细的看着。

”白姐姐这些华丽的词藻,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呀?你把御花园的宏伟妖娆都写进去了,也把每种花的精髓描写的淋漓尽致。我们怎么就想不出来呢?”甘静由衷的夸赞道。

”你们可以拿去随便参考,能看懂的可以借鉴。看不懂的就不要生搬硬套了。”白杨善意的提醒到。

”可是我们参加比试的时候不就雷同了吗?”黄蓉担忧的问着。

”无妨,本小姐再写几张就是了。”白杨很大度的说着,她也有心帮助同屋的这几个小姐。

参加诗词歌赋比试的小姐们,每个人都力求在数量上超越大家。所以老嬷嬷手上就收集了一摞子纸张。这个朝代的纸张还很粗糙,老嬷嬷小心翼翼的把每个小姐写的诗词歌赋分开来,有几个宫女送到被屏风隔开的那一面。白杨这才知道,原来这些都不是由评判小组来评判的。屏风的那一侧一定是来观摩的人,至于是什么人谁都不知道。还真有点儿像现代的大学考试,谁来评卷儿对这些小姐们来说都是未知数。

凤仪宫的院子里摆满了炭火盆儿,整个凤仪宫的院子被屏风围成了两个区域。一面是参加比试的50个小姐,一面是今天来观摩的人。屏风遮挡了寒冷,炭火盆也散发着热量。屏风里倒也不显得怎么冷。但终究是露天坐着,小姐们虽然穿着好几层衣服。短时间还可以御寒,时间久了就觉得受不了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