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花依旧穿着那身白娘子的行头坐在饭桌上,看着饭桌对面黄老师正在品尝美味的牛排,不由一脸羡慕。

这道牛排是小舅特意为黄老师做的,“为你做一辈子的菜”就从这道牛排开始吧。

“浪花,你也尝一块。”黄老师用叉子叉了一块切好的牛排伸向小浪花,小浪花却摇了摇头说:“不行,这是我舅舅给你做的牛排,我不能吃。”

小浪花这么有原则,黄老师只好把牛排放入自己嘴巴里。

看着黄老师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小浪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叹息道:“我什么时候才有人为我做一辈子的菜啊!”

“做一辈子的菜,那你暂时不要想,做一次两次,哥哥还是可以满足你的。”

“表哥也可以满足你。”

小浪花扭头一看,浪和小旗一人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出来,两个人的盘子都装了一个荷包蛋。

“荷包蛋!”小浪花眼睛放光。

浪和小旗将各自的盘子摆放到小浪花跟前,浪递上刀,小旗递上叉,小浪花一手拿刀子一手拿叉,又幸福又矫情地说:“哎呀,这怎么吃啊?”

对面,黄老师用刀叉示范着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像我这样吃。”

小舅也从厨房端出了一大盆的西红柿蛋面,一边放到桌上,一边笑着打趣:“哟,小浪花,用吃牛排的方法吃荷包蛋,可真有意思哈?”

小浪花矫情地耸了耸肩:“哎呀,我是说我要先吃谁的荷包蛋,先吃哥哥的荷包蛋,还是先吃表哥的荷包蛋?”

小浪花为难地看看浪,又看看小旗。

浪和小旗互视一眼,心有灵犀伸出各自的手。

小浪花无法抉择,那就“石头剪子布”吧!三局两胜,浪赢了,小旗露出失落的表情。

小浪花说:“要不,我先吃表哥的荷包蛋吧。”

浪看了眼不开心的小旗,说:“那也行吧,之前也没规定,一定要先吃赢了两次的人煎的荷包蛋,小旗输了两次,那小浪花你先吃小旗的荷包蛋吧。”

表哥公然“放水”,小旗觉得这样有损自尊有失公平,说道:“那还是算了吧,先吃表哥的荷包蛋,表哥赢了两次,肯定先吃赢的人煎的荷包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