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夫人是好意,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秦绣虽然是外室,可她也是沈三公子的人,自然该由沈三公子说了算。

李青悠不过是个外人,这种时候搀和进来于她没有任何好处不说,万一有个好歹,沈家势必将所有的账都算到她头上。

李青悠明白许夫人的意思,但她依旧不能苟同,两人正争执间,前去找沈三公子的人已经跑回来了,也带回了沈三公子的意思,答案毫无悬念的保小。

这王八蛋,李青悠简直想骂娘,保小就算了,竟然连人都不来,只让下人传个口信,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这边还在争执,李青悠还想再争取一番,可惜里面的人已经听到了命令,二话不说动了手。

凄厉的惨叫声几乎震碎了耳膜,震的李青悠的心都跟着抽搐。

这个时候无论李青悠再说什么都来不及了,剩下的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而这时候沈三公子也姗姗来迟,只不过看他的样子根本不像人命关天,更像是闲庭散步,陪同他一起来的还有许县令。

李青悠余光睨了他一眼,这会她没心思搭理他,就当做没看到。

沈三公子也没表现出多着急的样子,全程只和许县令说着今日发生的惊马事件,偶尔还说几句闲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闲逛的。

许夫人也走过去,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详细说了一遍,包括惊马原本是冲着秦绣去的,关键时刻她将李青悠推到跟前挡灾的事也说了。

“这贱人好不晓事,本公子这厢代她给李姑娘赔礼了。”沈三公子朝李青悠拱了拱手,他这不是给李青悠面子,是给卫家面子。

他得到消息卫思齐今日来了,也正是因此他才特意赶过来,既然有卫家的人在,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李青悠想说你的女人正在里面历经生死,他还口口声声称她是贱人,真替秦绣心寒,可是这怪谁呢?

说到底是她自作自受,若非一心高攀,安安分分嫁给张铁牛,说不定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哪怕心里再不满,脸上也不能表露出来,李青悠扯了扯嘴角,说了声三公子客气了。

里面再次传来秦绣的惨叫声,听的人心里瘆的慌,李青悠却突然福至心灵,拉了沈三公子就往屋子里走。

进产房无疑是不可能的,之前李青悠都没进去,这会更不可能让她进,她只能拉着沈三公子贴着窗子往里喊,“秦姐姐,秦绣,你听到了吗?你们家沈三公子就在这,他说了只要你们母子平安就纳你进府。”

沈三公子挑了挑眉,想说这么大的事本公子怎不得而知,反倒是她知道了?

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聪慧如他自然明白这是李青悠在给秦绣画饼充饥,尤其是这等人命关天的时刻,他自然也不会傻到去揭穿她。

李青悠的想法也很简单,单纯的就想激发秦绣的求生欲,她不是贪慕虚荣吗,为了荣华富贵什么都能豁出去,既然这样那就应该努力的活着才对,而不是荣华就在眼前却无福消受。

而求生欲这个东西玄而又玄,甚至很神奇,某些特定的时候真的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可惜的是老天并没有眷顾秦绣,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秦绣的生命走到了终点,弥留之际她最后的请求是见李青悠一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