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动武器,在他们看来,对付秦霄白这样的黄金仔并不值得他们动用武器。

可下一刻,抬脚之人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倒飞出去,他的胸口,还留着秦霄白的脚印。

秦霄白缓缓抬头,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就能抹过去了。

也好,以暴制暴,就是自己的强项。

他横眼看向齐彬,没有说话。

“弄死他!”那方才倒飞出去的下人恶狠狠道。

他可是正儿八经的白金境界,在齐府也是排的上名号的,近来是非多,才被排到四公子身边做事。

没想到才换了主子,就被一个黄金境界打趴下了,这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齐家混!

他站起来,拍了拍胸口上的灰尘。

被一个黄金境界一脚踹飞,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伸手一挥,一把阔剑便落于手中。

“公子,我要把他的双腿砍下来。”

“正合我意!”齐彬狞笑道。

而另一个人,则是忍不住笑了笑,刚想上前,却是被这名侍卫给拦住了。

“我一个人就好,一个黄金境界罢了。”被踹飞已经让他恼羞成怒了,现在再二打一,简直就是在羞辱自己。

他想都不想,便让同伴退下,想要一个人对付秦霄白。

“正好。”秦霄白笑容逐渐散开。

当下,他也不再留手,大手一挥。

同样的,一把阔剑出现在自己手上。

暗裔利刃,很久没有饮过鲜血了。

听亚托克斯说,暗裔利刃多饮饮血对他的苏醒有帮助。

挥剑,秦霄白便是一跃而起。

“英雄级暗裔利刃?”那侍卫顿时惊愕道。

不过脸上的惊愕也不过是一瞬之间,片刻,他便摇头缓声道,“即便是英雄级武器,黄金境界依旧是黄金境界,翻不起什么风浪。”

“在绝对的境界面……”

前字还未说出口,他脸上的表情便是凝固住了。

脸上,依旧是不可一世的模样,嘴巴微微张开,好似面字都还没有说完。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里,鲜血正在喷涌而出,如泉水一般。

他伸手想要捂住,却发现怎么都无法捂住这不停奔涌的鲜血。

最终,他重重的倒在地上,至死,眼睛都瞪得如铜铃一般,带着一丝惊恐。

而齐彬二人,亦是一脸惊愕之色。

一个白金境界,只是眨眼之间,就陨落了?

这还是越境界击杀?

如果没看错的话,眼前这个年轻人才黄金二境界吧!

他凭什么一剑把一个白金境界的强者给砍死了?

齐彬嘴角抽搐着,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张狂了。

一个境界和他相同的侍卫,就这样被一剑斩杀了?

黄金境界这么强吗黄金境界?

他看了一眼秦霄白手上的暗裔利刃。

鲜血缓缓流淌着,不过片刻,地上的鲜血便是多半涌入暗裔利刃之中。

剑,又多了一丝血光。

“齐公子?”秦霄白微笑着,看向齐彬。

“啊?”齐彬一愣,嘴角都有些哆嗦。

看着秦霄白一步步走来,他忽然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

这个人真的是黄金境界吗?

他心里问了无数次。

可神色一定,无论看多少次,这个年轻的老师都是黄金二境界。

境界,是无法骗人的!

“还要打折我的腿吗?”秦霄白笑容依旧,看着齐彬。

“不……”齐彬刚想说不打了,可瞬间,神色又是一狞。

“姓秦的,你胆敢杀我齐府的人?”他看了一下远处。

那是他家大院。

在自家门口,有什么可惧怕的。

再说了,他只是一个黄金境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