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逝,距离无名离开北斗已经过了三年。

三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没有了无名的参与,事情一如往昔一般的发生,剧情有条不紊的推进。

而无名呢?

紫薇星域,汤谷神域已经封闭了接近三年的时间了。

三年内,没有人进入汤谷,就连太阳古皇偶尔显圣之地,也从汤谷迁移到了太阳神庙之中。

汤谷之中,扶桑树依然璀璨。

金色的树干,仿佛一颗颗太阳之精不断的凝聚而成、

偶尔有一点课火花从扶桑神树之中点亮,化作一只只金乌绕着神树飞行。

最后全部融入神树顶端凝集着的几个金色的果实之中。

扶桑树下,无名盘膝而坐。

此时的无名更加的苍老,肌肉之中也缺少了神性的光泽。

一多宝莲在无名的头顶浮浮沉沉。

莲台之上,有一神胎正在接受着神炎的炙烤。

三年了,原本以为一年之内能够成熟的神胎,没想到三年了还没有完全成熟。

无名睁开疲惫的眼眸,“快了”

神胎已经充满了神性,透过神胎隐隐可以看到有一个身影盘膝而坐。

“咔~”仿佛是鸡蛋破壳的声音。

有一丝丝的裂缝,开始出现在神胎之上。

透过神胎有一神圣的气息透露而出。

天空之中,随着神胎开裂,天地之间有乌云开始集结,阴云滚滚瞬间铺满了整个汤谷。

阴云滚滚,大道的压制出现在紫薇星上,无数的大能被惊醒,向着阴云聚集的方向而去。

“那个地方是汤谷?莫不是太阳古皇在实验什么?”一位大能站再大陆边缘,看向了无尽的阴云。

不多时,更多的大能从大陆敢来,全都聚集在大陆边缘等待,不敢前往汤谷一探究竟,毕竟大帝的道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入的。

无名并没有关注这些,两眼直直的盯着神胎,可惜有了一丝裂缝之后,神胎再也没有了动静。

仿佛死去一般。

“为什么?”无名眼中有些疯狂,好像失败的赌徒一般。

“向死而生”忽然太阳古皇的声音出现在无名的耳中。

“向死而生?”无名重复着这句话。

说的很轻松啊,向死而生。

“忽然无名从怀中取出一颗神药,乃是扶桑神树结出的果实”

服下这棵神药一样可以活出第二世来。

无名知道自己再次处于一个十字路口。

向死而生,放弃一切,释放旧躯的所有神性,融入神胎之中,有可能神胎孕育而成,自己活出第二世,但是也有可能活不出第二世,自己就此消失。

服下扶桑神药,自己绝对可以活出第二世,但是自己祭炼的神胎可能就此毁去,代表自己的道与法被否认,以后恐怕不会有太大的进步了。

吃还是不吃。

“吃”无名一口吞下不死神药。

瞬间自己的身躯被不死神药改造,无尽的生机从体内爆发而出。干瘪的皮肤瞬间充满了光泽,返老还童只在瞬间。

“祭”就在此时无名发动献祭,将自己全身的精华全部向着神魂而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