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无名来找叶凡了。

妖帝之坟其中的帝兵还有妖帝之心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这是一个阳坟,齐下还有一个阴坟,荒塔就在里面,无名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真正的荒塔不可能藏于此地,更何况青帝未死,想要谋夺荒塔更是不可能,就是妖帝之心应该也有妖帝的元神在其中。

至于青莲帝兵,无名没打算自己炼化,当然也炼化不了,只是想要汲取一部分其中的神能用来促进自己六品宝莲的进化罢了。

听到无名叫自己,叶凡撒腿就跑,这种有事没事就被别人拦住,然后小友请留步的日子,叶凡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无名笑了笑,身形一动,直接到叶凡的下一个路口等他。

叶凡跑啊跑,只觉的已经离开很远,可是每一次长舒一口气的同时,就会发现无名出现在他的前面,反复几次,终于认命了。

“叶凡,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找我有何事?”叶凡满脸堆笑,此时因为荒古禁地的原因返老还童,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模样很有欺骗性。

“我来寻你,其实是想要跟你做一笔交易”无名说道。

“说什么交易,能为前辈效劳是晚辈的荣幸,前辈但有吩咐,晚辈无有不从”叶凡姿态放的很低,因为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无名的对手,所以叶凡也没想过从无名那里得到什么,毕竟弱肉强食,这样的常态在修者的世界里显得更加真实。

“真心?”无名说道。

“必须真心啊”叶凡咬着牙说道。

“把你苦海的金书借我看看”无名对着叶凡说道。

叶凡眼神一凝实在是没有想到无名居然知道自己苦海之中有一页金书。

“好”叶凡心中疑惑,但是此时并不是追究的时候,形势比人强,只能乖乖的交出了金书。

无名拿到金书,细细密密的小子写满了巴掌大的书页。

“道经轮海卷”几个小子清晰可见,一念之间,无名就已经记下了金书上的内容。然后将金书还给了叶凡。

叶凡接过金书,人还有些呆滞,实在是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实在人,原本以为金书送出去,肯定要肉包子打狗了,没想到眼前的老人居然看了一眼就还给了自己。

这一瞬间叶凡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上身,只觉眼前的老者肯定是个光风霁月的世外高人,瞬间将自己被迫交出金书的情况忘的一干二净。

“要不,能不能送我一点你的血?”无名斟酌着开口。用强是不可能用强的,除非想要被叶凡身后的狠人大帝锤死。

“好,前辈需要万死不辞”叶凡胸口拍的震天响。然后琢磨着怎么放点血。

过了一会儿叶凡很尴尬的对无名说,“前辈,你有没有兵器?我用来放点血”

原来叶凡荒古圣地肉身惊人,没有利刃的情况下,叶凡根本伤不了自己,更别说放血了。

“不用那么麻烦”无名手轻轻滑过叶凡的手腕,金色的血液从手腕流出,滴滴答答的落下。

无名早就准备好了一个玉瓶接下了叶凡的血。

手腕一凉,疼痛瞬间让叶凡从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走了出来,“自己怎么会相信这个世界有好人?还信誓旦旦的给人放血?”

叶凡想想自己刚才的样子,尴尬的想跳河。一边放血,一边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

放血的过程很快,等到血液满了小瓶,无名手一挥,叶凡的伤口瞬间被修复。

沉默在两人之间进行,无名在考虑给叶凡点什么好,拜拜占便宜的事情不是不能干,但是占了叶天帝的便宜将来真不知道怎么还,所以还是要给点好处,了结因果的。

叶凡沉默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形势比人强,自己现在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要是前辈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晚辈先告辞了”叶凡试探着说道。

“告辞?”无名看了叶凡一眼,知道叶凡对自己现在根本不信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