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荒芜的星球,巨大的星球之中充满着有毒的空气。

无名跨域而来,降临到这座星球之上。

星球的东面,有一座巨大的黄色树林。无比耀眼,当然它们并不是金子铸成的,而是有生命的。

无名摘下一片叶子,流淌出金色的液滴,放入口中有点苦涩,也有一点淡淡香味,还有一丝精气流动。

“奇怪的地方,有生命的古星,一处有特别生命的源地!”无名进入林中,向中心区域走去。

不得不说,这是一片很绚丽的古林,每一株都是黄金色的,与以前所见植被大不一样。

“啪”

突然,一株最老的大树上有一朵巨型金色花朵突然绽放,花蕊如一条舌头一样冲了过来,

“给我破!”

无名一指,用力一震,花朵连同这株古树都一齐粉碎,如一片碎金坠落,纷纷扬扬,金光烁烁,有很多精气冲了出来。

无名没有理会身旁的黄金古树,继续向着树林的中央地带走去。

无名陆续走了过来,不仅仅有黄金古树,更有红色的巨树、乌色的槐木,绿色的通天树,最后还有棕色的神树。

五种颜色的古树,按照五行进方位分布四方,整个古星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而这些巨树根据所摆列的位置仿佛一片五行法阵一般。

当然无名并没有停留,他的目标并不在此,继续向前。

无名终于到了有生命气息的地方,沿着一片石林前行,逐渐接近一座巨山,到了这里一片开阔。

“叮”

巨山之巅很广阔,在上面有一个老人,正在将一块又一块的五色晶石码放在一起,砌成一个小型的祭坛。

“五色祭坛!”

无名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老人的旁边,看着老人一块一块的将五色的晶石放在祭坛之上,那样子好像在修复这祭坛一般。

青衣老人身材颀长,相貌清癯,看起来道骨仙风,没有一丝烟火气,很有古道天成的感觉。

“回归故土,不能埋骨他乡……”

这句话不断,如一段咒语,在祭坛畔回响,像是永远也不会停下来。

这老人乃是太阳圣皇的神抵年,当然已经不能算是神抵年了,神抵年产生的年岁太长,已经消散了,剩下的老者只是一段执念,这段执念的内容就是回乡。

不知多少年了,这执念一直在此,不断的修复着五色祭坛,希望开启五色祭坛将自己送回家乡。

这当然是一位帝,因为除了大帝之外,没有人能刻画五色祭坛。

“我送你回家,你跟着我不要走”无名轻轻一语,向着太阳圣皇的执念说道。

“不归故里,不能埋骨他乡。。”仍然是这样一句,并没有对着无名有什么反应。

无名观察一番后,发现应该是岁月,几乎磨灭了老者的神志,交流什么的应该是做不到了。无名盘膝而坐,光芒一闪,一把古琴出现在身前。

双手轻轻拨弦。

琴声优雅,琴曲高洁,琴声之中透露出古朴的气息,琴音浩荡,透露出悲宏的气息,一边弹琴,一边吟诵。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

申锡无疆,及尔斯所。

既载清酤,赉我思成。

亦有和羹,既戒既平。

鬷假无言,时靡有争。

无名所弹之曲乃是上古祭祀之时所奏之曲,无名所颂之歌,乃是祭祀所用之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