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镇地处北方,九月里,下午五点太阳就已经下山了。

夜半三更,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

冰河镇镇中心的祠堂里面,几个女孩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天了。

三天前,镇长一声令下,把全镇的小女孩全部集中起来。方便保护。

如今数了数,也只剩下镇子里的七个女孩了。

要是再过几个月,还解决不了女孩失踪的问题,冰河镇就要断层了,没有了女孩,男孩们怎么结婚,没有了女孩更别说繁衍后代了。

镇子里的男人们对这些事情非常的上心。

虽然已经连续三天了,但是镇子里的年轻人并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可惜的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放松就能解决的。

夜晚静悄悄,一双竖瞳正在观察着祠堂的情况。

天上的月光让祠堂里的一切分外的清晰,忽然一片乌云过来,挡住了月光,拥有竖瞳的眼眸忽然一眯,好像是一眸笑意从眼中传来。

观察良久之后,忽然灵巧的纵身,出现在了祠堂的院里。

五米高的围墙,并不能有效的阻挡灵巧的身影。

轻轻巧巧的走在围墙上,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走过一道道的关卡,全神贯注的看守人,并没有发现。

终于到了最后一关。

一座大房子,只有一个入口。

一扇大门,门口两个青年在守护,正是召集青状的大虎和二狗。

有时候人的灵绝还是很敏锐的,忽然大虎和二狗同时感到汗毛咋起。

两人对视一眼,手脚僵硬。

这种感觉两人很熟悉,那是在荒原上被猛兽盯上的感觉。

毕竟人以野兽为食,野兽同样把人当做食物。

不知何时遮挡着月亮的乌云散开,皎洁的月光一点点出现,终于一只巨大的野兽漏出在两人的面前。

一只大狐狸,足足有老虎那么大,此时正盯着二人。

忽然狐狸一个起跳,两个人倒地。

房间的们被轻巧的打开了。红色的烟雾充斥着房间。

大狐狸在几个女孩身上闻了闻,最后叼起一个女孩,冲出了房间。

整个过程,一个女孩也没有醒,就连被叼走的女孩都没发出一丝丝的声响。

大狐狸叼着女孩,轻轻巧巧的出了房门,两腿一蹬,上了房顶。

不一会儿,消失在黑暗之中。

地火客栈,后院的温泉池子在半夜是不开放的。

但是现在一个俊美的少年,正在池子里瑟瑟发抖。

地热泉,本来就温度不低。很难想象一个人在地热泉里面居然会瑟瑟发抖。

不仅仅是发抖,原本滚滚的泉眼,在少年的身边居然连沸腾都不能做到。

温泉池子很大,原本应该处于沸腾中心的池子中央平静无波,就连热气都少,但是池子的边缘不断沸腾的水泡却显的分外诡异。

池子中间正是客栈老板,此时脸色有些发白,嘴唇没有一丝丝的血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