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镇,极北荒原之前最后一处人类的城镇。

这里地处偏僻,人族稀少,正道势力几乎从不涉足。

极北荒原常年被冰雪覆盖,但是其中却有不少更古存在的好东西。

所以冰河镇并不算特别的荒凉,偶尔有些不怕死的商人,从南方而来,将这里作为最后的落脚点。

商人重利,这片没有被开发的荒原不能完全阻碍商人们的热情。

无名来到了冰河镇,神识感应下,这里有些复杂。

远离正道势力必然会滋生出另外的势力。

虽然还很弱小,但是无名知道,这个地方有妖。

地火客栈,冰河镇唯一也是最大的客栈。客栈的名字叫地火,乃是因为客栈后面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地热池子。

整个客栈靠着这个地热池子形成的温泉,并不感到特别的寒冷。

时值九月,极北荒原的寒风已经开始吹起。

不少的商队已经开始收拾东西返回南方,毕竟到了十月之后,荒原就再也进不得了。

无名走进了客栈,人并不算多。

毕竟大部分商人都已经走了,只有少数的商人还在等候,下雪前的最后一次狩猎。

客栈的老板,是个年轻人,穿着厚厚的皮裘。

看到无名进来,来忙招呼。

“客观里面请,不知是打尖还是住店啊”青年老板好像身体不是很好,穿着厚厚的皮裘,脸色仍然有些惨白。

“先开一间上房,然后在大厅里上几个小菜”无名从老板身边走过,皱着眉头说,老板你这个皮子是什么做的,一股子骚味啊。

“客官见谅,咱这冰河镇在没有比这更好的皮子了”年轻的老板并不恼怒,说道。

在一楼找了个地方坐下,大厅的正中间点着一个大大的炉子。

里面的火烧的旺旺的,里面的柴火偶尔发出霹雳喇叭的声音,那是木柴受热爆炸的声音。

一叠酱牛肉,一叠拌三丝,一份白斩鸡。这是无名要的小菜。

酒也并不是什么好酒,倒了一杯在被子里,浑浊的酒液散发出有些刺鼻辛辣的味道。

皱了皱眉,无名慢慢的吃着。

上菜的是一个少女,步伐轻盈,不要灵动,如果不是从无名身边走过流出的味道,无名一定对他很有好感。

这个少女跟年轻的老板是一对。

无名心理暗暗下了定论,原因很简单,因为少女身上的味道跟年轻的老板一样臭。

不过店里其他的顾客到是不嫌弃,出了无名之外,其他的人对于少女还是很有好感的,不时有谁调笑两声,少女并不气恼,嘻嘻哈哈的跟几个顾客笑闹。

无名偷偷看了看年轻的老板,只见他充耳不闻,好像没有看到,也没有什么反应。

草草吃了一些,无名打算继续在镇上走走,不知为何,无名总感觉这个镇子有些奇怪。

走在路上,还算是繁华。

各样小吃,物品都有,本来也算是一个集市,来往的商人偶尔也会带来一些商品在此进行交换。

无名走在路上,总觉的有些奇怪,大街上怎么都是些四五十岁的阿姨级人物。

难不成这个小镇上,没有姑娘,还是这个地方的礼教已经严格到不允许年轻姑娘出门了?

并没有多想,无名继续走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