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国的雷声已经低沉近不可闻,终于显现出了服从。

即便是观主,也有些微微失神。

无数年前,那名赌鬼施下的禁制,是道门对这个世界最大的责任,但从来没有人尝试过,甚至想都没有人敢那样去想。

观主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现在看来,他也成功了。

他接着取出其余的四卷天书。

取出“倒”字卷时,西陵神殿丛岭深处知守观的那片静湖,忽然间掀起波澜,那七间茅草屋在湖面的倒影,忽然正了过来!

取出“开”字卷时,湛蓝天空的最深处,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缝,其间隐隐可见由纯净光明构成的宫殿,那里便是神国!

取出“日”字卷时,天空里那轮太阳,骤然间变得异常明亮,无数道光线四处散射,同时神国里那些完美庄严的宫殿,也随之更加明亮!

取出“明”字卷时,整个世界……一片光明!

七卷天书聚齐,观主仿佛拥有了和昊天对话的本钱。

“当诛”昊天的神辉如落雨向着观主刺去。

但是观主只是轻轻的挥挥手,空间仿佛一瞬间被折叠起来,所有的神辉全部被转移到另外一册。

这个瞬间世界上的规则突然失去了所用,谁能如此的利用规则,又是谁能这样的使用规则,昊天可以。夫子可以,现在又多了一个人,观主也可以。

一瞬间观主好像突然和昊天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一如当年,道门的始祖和昊天站在赌桌前,将要重新再赌一局,赢得人可以成为世界上新的神灵。

“来吧”观主对着昊天轻声一语。

霎时之间,无数金色的碎片从昊天的神上散发而出,混合在半空之中,开始了缓缓聚合。

金色的碎片,散发着神圣的气息,无论是无名还是夫子此时都静静的看着天空之中,聚合而成的神格。

是的,金色的碎片化作一个圆圆的金色圆球,漂浮在半空之中。

那圆球仿佛是无数规则的集合,又像是无数念力的结晶,散发着玄奥的气息。

观主看着金色的神格,神情有些激动,甚至有些狷狂。

但是昊天,神格离体,无尽的神辉也缓缓消散。

一个女子,漂浮在天地之中,虽然没有了神格,但是昊天就是昊天。

一样的平静,一样的平淡,看向观主的眼神里一样的毫无波澜,那样子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七卷天书,缓缓的燃烧起来,无数的神纹伴随着天书而起,将昊天和观主包裹在一起。那样子好像是一个角斗场,只有胜利的人才能玩好的走出金色的牢笼。

“看吧,我道门始祖留下的手段今日重现,我将代替昊天成为世间的新神”观主向着昊天大吼,同时看向无名和夫子,那样子仿佛一个君主在审视自己的臣子。

“夫子、柯浩然,我成神后,你二人可愿成为我在人间代言”观主看着无名和夫子问道。

夫子和无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静静的看着观主。

“他输了”无名说道。

“我早说过,契约这种事情绝不只是约束一方”夫子摇摇头,似乎在感慨。

“渎神者,你们当诛”观主只觉胜券在握,对于拒不投降的两人做出了左后的审判。

“是你当诛!”昊天的声音忽然响起,一如往昔,高贵而又平静。

喜欢从风云开始拯救世界请大家收藏:()从风云开始拯救世界最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