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和宁缺虽然不见了,但是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无尽的神辉在天空之中汇聚而成,最后化作一位天女。

没有了万丈高的身躯,绝美的容颜下隐藏的是对众生的冷漠。

“伐天者,当诛”依旧是不变的话语,将夜世界守护众生万年的神灵,同时也是收割众生数万年的恶魔,第一次真实的展现在众人眼前。

“且慢”观主一声大喝,挡住了昊天。

“你,想找死吗?”昊天看着观主,这个人类信奉自己千年,如果没有必要,自己并不想杀死他。

“我不想死,但是我认为我们供奉你,让你拥有无尽的岁月以至永恒,那么你就应该甘于永恒的寂寞,在神国默默守护人类的世界,而不应该偷偷溜到人间来贪一晌之欢,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合理吗?”观主默默的说着。

“是很合理,所以今天我来灭世”昊天说着,神情并没有一丝的疑惑。

“无数年的供奉,你已经生出了人的思想,这很不好,所以我认为应该更换一个神”观主继续说道。

“背离契约者当诛”昊天还是这句话,不过神威如狱,天空中如流苏搬的神辉更加的炙热了。

但是观主站在原地并没有被昊天的神威所吓倒,静静的,他拿出了身上的天书,此时的观主七卷天书已经全部聚齐,并不是别人,而是夫子和无名赠与观主的,原因无他,因为只有观主才知道七卷天书的秘法,同时也只有观主才能用天书对付昊天。

当然观主想成为新的神明,但是不论是夫子还是无名并不惧怕。

这个人间不存在可以杀死他们的存在。

“轰~~”

天外有天。

湛蓝的天空外,是神国。

这道从神国传来的雷声无比恢宏,仿佛在向整个人间宣告着什么。

宋国东方的海面上,骤然生起千年未有的巨大风暴。

瓦山落下暴烈的一场雨。

西陵神殿的天空里,隐隐有电痕闪现。

唯有长安城,一如先前。

因为气运金龙守护了一切。

“天”字卷。

来自神国的雷鸣还在持续,久久不肯散去,向人间散播着无限神威。

观主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握着天字卷,静静看着天空。

雷声渐渐低沉,仿佛那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也感到了恐惧。

观主很平静,取出第二卷天书。

这卷天书有些残破。已经缺少了很多页。

“落”字卷。

世界的边缘处,是深不见底的海洋,从极北方雪峰那面的黑海,到南方碧蓝如琉璃的静海,再到风暴海,都是如此。

忽然间,有无数云从天空里垂落,像瀑布一般流淌到海上,如真似幻的云雾与海面相接,形成四道不见尽头的云墙。

那道来自神国的雷声。变得更加低沉。似有些哀怜。

观主取出第三卷天书。

这卷天书已经没有书的形状,只有一些残烬剩余,看着就像是些焦黑的碎末,又像是被太阳烤了无数万年的沙砾。

是的。这是“沙”字卷。

大地上所有的沙砾。都开始缓缓流动起来。荒原中部的沙漠,泥塘边缘的干地,风徐徐拂过。所有沙面都变成了吞噬一切的深渊。

即便是光线,仿佛也要被吞噬。

观主站在风中,黑发飘舞,神情平静,仿佛神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