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基本统一了世界,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完成了百年基业。

有很多的民众,甚至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睡了一觉,然后醒来发现国家已经换了主人。

大唐军队过出,秋毫无犯。

百姓的钱原封不动,豪绅的钱三七分成。

大唐在无名的影响之下,成立了土改队伍。

打土豪,分田地。

把豪绅打成普通民众,然后进行统一管理。

在王权不下乡的古代,这种政策的实行并不是特别的容易,但是有书院每年培养的学子和各国的学子加起来,也就勉强够用了。

中国古代的为什么不能打土豪,分田地,那是因为皇帝就是最大的土豪,他能当皇帝的唯一原因是其他的土豪支持他。

大唐为什么能做这件事,因为大唐建国不是靠的土豪,大唐建国唯一的依靠是夫子。

于是跟随者土改运动,一场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开始了。

夫子的雕像被各个城镇塑造,大唐的军队走到哪里,土地改革就进行到哪里。

不要小看农民对土地的看重,在古代土地就是老百姓的命。

分给他们土地的夫子,在民众的眼中犹如再生父母一般。

大唐的国土之内,人人皆知夫子大名,大唐的国土之外,夫子的大名仍然遍地传颂。

慢慢的,人们把夫子当成神明进行祭拜。

尤其是在谋个城市里,有不能生育的妇人拜了夫子之后,突然怀孕了。

有病重的老人拜了夫子之后痊愈了。

有落魄的学子拜了夫子之后高中了。

等等消息出来,信仰夫子的人越来越多。

桃山之上,夫子盘膝坐在后山。

夫子不动,四面仿佛有数不清的光点,缓缓的融入夫子身体之中。

良久之后,夫子睁开眼睛。

“如何?”无名问道。

“很好,若是再过几年神格应该可以自然生成”夫子说道。

“可是,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无名看着远处,桑桑躺在藤椅上,盖着毯子,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西陵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夫子问道。

“知守观已经安排弟子星夜动工了,预计十天之内就能完工”无名说道。

“陈某还算老实吗?”夫子眼睛微微眯着问道,即使是夫子在计划将要完成之前,同样杀气腾腾,如果观主陈某有任何的异样,我丝毫不怀疑,夫子会直接杀了他。

“还算老实,毕竟我们实力在此”无名想了想点点头。

“十天时间,应该足够了”夫子点点头。

此时知守观中,观主站在三清画像之前,虔诚敬香。

三炷香后,观主走出了知守观,抬头看天“是时候结束了,这个世界太过于腐朽了”

悬空寺,崖坪之下,菩提树和棋盘还在,悬空寺首座和剩余的和尚,盘膝坐在棋盘前面。

棋盘之中,有烟火飞出,映照的悬空寺讲经首座的脸有些虚幻,似真似幻,看不清楚模样。

十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按照时间来说,大唐已经统一天下一个月了,气运如水,从四面八方涌来,长安之上,气运真龙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壮大。

今天正好是大唐唐王加冕为皇的日子,从王到皇,是一个质变的过程。

上古之时,人族三皇,皆是人皇,那时人皇与天帝位格相同,并不逊色半分。

后来到了周朝,武王伐纣之后,人族在没有人皇,改称为天子,位格降低。

其后只有秦皇奋进,成就始皇帝想要一举恢复人皇果位,但是天帝成道过年,祖龙被斩,秦二世而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