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和无名向着月轮国的般若山前去,哪里是悬空寺的禁地,后山的崖坪之上,有棵梨树,梨树下有个棋盘,棋盘里有个世界。

世界里面有个游魂就是佛主。

无数年前,佛祖以大慈悲创建佛国,奠定了佛宗的万世基业。论成就,能与之匹敌者屈指可数。佛祖不仅有大慈悲,而且还有大智慧,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双商很高的人,他前知5000年,后知5000年,算下来差不多快赶上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了。

昊天费尽心机给夫子下套,布下千年之久的一个局,这些佛祖都看到了,明月当空,昊天落地,也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佛祖也给昊天下了个套。佛祖于菩提树下涅槃化身般若山峰,沉睡千年只为等待昊天的降临,然后诛杀昊天。

当然这一切都是佛宗之言,并不是无名之言,毕竟在无名看来,隐藏在棋盘世界之中的佛主并不能算是一个成功者,佛主不是昊天的对手,因此算计着昊天。

棋盘世界桑桑虽然被追杀,但是昊天并没有觉醒,若是昊天真正觉醒,一言可换天地。佛主只有死路一条。

这一切都跟无名还有夫子没有关系,他们只想要知道佛主涅槃前看到了什么。

话分两头,就在无名和夫子前往月轮国的时候,大唐国的战争机器已经全面的发动了起来。

桑桑虽然没有化成昊天,但是夫子和无名谋划多年,计划已经接近成熟,是进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啦。

开元十四年,四月五日,清明时节,春风吹拂着荒原之上,仍有些许的冷意。

大唐的铁骑静静悄悄的走在草原之上,哨骑来回的游弋,眼中所见,所有的活物完全被杀死。

不留一个活口,大唐铁骑只有一个目的,直接杀向草原王庭。

此时带队的乃是失踪依旧的宣威将军,在无名等人的安排下,早年假死之后,就深入大漠,开始了新的任务,今天宣威将军的使命接近尾声。

因为大唐五万铁骑,已经距离草原上的王庭不足五里路了。

“全体都有,全军冲锋”大唐的军队放弃了轻声前进,转而进入了冲锋阶段,毕竟五里的距离,不足一刻钟就能到达,草原上的颉利可汗并没有机会集合自己的部队。

“杀”震天的杀声忽然响起,王庭之中,颉利可汗还在听侍女们跳舞。

这群从大唐抓来的女子,跳起舞来,就是要比草原上的姑娘柔美。

“今天晚上一定要让那个最漂亮的姑娘侍寝”颉利可汗眼中漏出淫秽的笑意。

就在此时,杀声四起,颉利可汗吓了一跳。

毕竟自从天启初年,自己进攻大唐之后,和唐国皇帝达成盟约之后,天下间再也没有人敢进攻自己了。

“急急忙忙出了帐篷,颉利可汗招呼着自己的亲兵,“快,吹角,集合我草原勇士”

颉利可汗拼命的呼喊着,旁边自然有忠心的武士护卫者。

“大唐的铁骑袭来,像是一片钢铁洪流一般,身披重甲,马上也披着铠甲,五万大唐士兵,乃是五万的一流高手,这是大唐十五年来的积累啊”

铁骑呼啸,震天的杀声从四面响起,这群突厥人没有形成有效的抵抗。

颉利可汗在亲兵的护卫下向着远方跑去。

宣威将军看了一眼,连忙指挥一对士兵追上去,至于剩余的人,按照唐王的意思,凡是拿起刀的全部杀死。

“杀,一个不留”在喊声声中,王庭陷落。

大唐的铁骑并不满足于攻陷王庭,而是犁庭扫穴,走到哪里,就消灭到哪里,十万、二十万、草原早已经被鲜血浸透。

大唐和草原的战争只是大唐各处战争的一处缩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