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山山震惊了。

宁缺震惊了。

桑桑震惊的脸都红了。

“明白”君陌首先回过神来说道。

“山山,山山,还不赶紧谢过柯先生”王书圣看莫山山待在原地不动,赶紧提醒道。

“山山,谢过老师”莫山山此时反应过来,有些喜悦,毕竟入了书院和以前在大河国做书痴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了。

至少天下间再也没有人能逼自己下嫁了。因为铁血的书院绝不允许自己的弟子被人强迫。

“好,好,山山起来吧,明日拜过夫子,就算是正式入门了”无名笑着对莫山山说。

“老师,我突然觉得吃肉挺好的,又不想皈依佛门了”宁缺此时也反应过来,对着无名说道,开玩笑啊,早知道不是让自己娶妻,自己搞什么飞机。

“不行,我书院弟子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必须做到”无名斩钉截铁的说。

“那,老师我想修欢喜禅应该可以吧”宁缺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此言一出,受到书院上下的集体鄙视,君陌瞬间远离了三尺,木柚和莫山山看宁缺的眼神充满了嫌弃,到是范悦和铁匠有些惺惺相惜。

“人才啊,小师弟,真不愧是城里人,真会玩”铁匠金句又出,宁缺听了只想吐血。

“你修什么禅不要紧,小君陌记得把宁缺的头给剃干净了,半年之内,绝不允许一根毛在宁缺头上出现”无名吩咐一声,招呼了一声王书圣就去书院游览一番。

“是,师叔”君陌回答的很干脆。

“二师兄,你不会来真的吧”宁缺摸着自己的头发弱弱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小师叔的吩咐,没有人可以违背”君陌眼眸陡然明亮说道。

“救命啊,五师兄,六师兄”宁缺此时欲哭无泪,心中只有两个字“造孽啊”

“哈哈,小师弟,你就认命吧”宁缺刚想找其他师兄弟求救,瞬间被铁匠抱住。

木柚麻利的划出一道符箓,宁缺的头发瞬间被浇湿了。

君陌抽出了宝剑,嘿嘿笑着逼近。

“救命啊”宁缺仰天长啸。

莫山山看着书院的弟子,笑闹着乱做一团,脸上也被感染着有了笑意,书院的生活,或许会更有意思。莫山山不觉之间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没有在书院呆的时间太久,三天之后,夫子带着李慢慢和余帘就回到了后山。

拜师仪式也比较的简单,毕竟书院是不用拜昊天的,以前无名不在的时候,只需要拜夫子就够了,现在无名来了,摆两个人就可以了。

书院的弟子是一起排名的,不论是夫子的弟子还是无名的徒弟都是一体的,没有私人教学,两人十五个徒弟,教导方式放养。

其实莫山山的入门并不会对书院有什么特殊的影响,但是对于莫山山本人的未来,影响还是很大的。

书院收徒,简简单单的奉上拜师茶就可以了。

书院后山小楼里,无名和夫子坐在台上,李慢慢站在两人身边,其余弟子分别立在两旁,宁缺顶着一颗光头站在最后,桑桑跟在宁缺的旁边,毕竟桑桑也算是无名的弟子,虽然没有排名在书院里,但是大家对她并不见外。

因此形成了这个有些特殊的存在。

莫山山乖巧的跪在无名和夫子面前。

早有余帘端着茶盘等在一边,莫山山先给夫子敬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