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当自知任何一个修士,只要进入知命就会进入天字卷”无名又说。

“柳白自然知道”柳白不知道无名为何如此问,但是隐隐知道接下来将涉及到天地之间的真正秘密。

“如果说天地是池塘,那么天书就是记录池塘的工具,五境之下的修士全部都是池塘之中的鱼儿”无名轻声说道。

“什么?”柳白有些惊讶。原本以为不破五境,就不会进入昊天的眼中,也就是相对安全之内,谁知居然是这样吗?

“你要知道鱼儿之所以能生存,不是因为主人没有注意到他,而是主人还没有到收割的时候,天书之上留名,注定逃不过昊天的掌控的”无名又说。

“至于破五境后,鱼儿跳出了池塘,可能会被主人抓回来提前吃掉,当然也有可能鱼跃龙门,自在逍遥成为另一个主人”无名又说。

“原来如此”柳白心理素质也是很强,虽然很想反驳,但是结合无名所说和天地之间的隐秘印证,越发觉得无名说的可能是真相。

“先生可是想联合我等伐天?”柳白说道。

“伐天是伐天,可是你们还是太弱了,到时候我希望你能。。。”无名说完神色泰然的走了。

来的时候一人,走的时候留下了不少的武学秘籍,有自己天剑的感悟,有风云世界绝剑的猜想,有浩然剑气的构成,也有佛道之中不少的经典。

他留给柳白的书每一本都是惊世秘籍,希望柳白更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将来伐天之战中,能够真正成为一柄无双神剑。毕竟第二境界的大修士,相对于第三境界的自己、夫子、昊天来说还是太弱了。

无名走了,留下柳白仍然坐在石头上。他的剑早就被拿在手里,放在膝盖上面。风吹日晒,柳白开始了新一轮的蜕变。

从月轮国到南晋,无名基本上在将夜世界走了一个对角,出来的时间很长了,是时候返回书院了,长时间的书院生活,让无名对书院产生了不小的归属感。

半年的时间,想必老唐王可能快要坚持不住了,李仲易登基,到时候自己这个当师傅的,要是要送一些礼物的。

又是一个月,无名在路上又走了一个月,红尘之中,人间之内自然有非常的力量,感悟人间自然也是无名修行的一种方式。

夜色下的长安非常的静谧,无论多少次,无名对于没有明月的天空仍然是有些反感。

但是书院还是让无名又写欣喜,毕竟书院跟自己走之前区别并不算大。

书院还是那个书院。

二层楼还是那个二层楼、

李慢慢还是那个李慢慢,每日读书、养花,不修炼。

君陌还是那个君陌,每天练剑不停。

余帘还是那个余帘,每日抄写道德经的她自然多了一股出尘的道韵。

李玄已经走了半年多了,半年的时间在唐王的授意下不断的熟悉着大唐的一切,就在前两日唐王册封李玄也就是李仲易为太子。

长安城里的暗流在唐王圣旨下了之后变的更大了,无名更是知道在新的唐王正式登基之前,某些人的谋划是不会停止的。不过没关系,有书院支持的李仲易拥有绝对的优势。

无名可不允许大唐的政权交替导致国力的衰弱,毕竟大唐暂时代表着人间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