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月轮国的事情之后,无名悄然下了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开始潜修。

潜修的目的很简单,主要是为了看看佛门是不是在自己身上留下什么手段没有。

毕竟在无数的小说中显示佛门可是非常神秘的宗门,大能借着无名演法,很可能会在无名身上留下一些印记,以应对将来的事情。

神识在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总算是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无名招出了三品宝莲,此时应该说四品宝莲了。

无名端坐莲台之后,讲经途中三品宝莲吸收了不少佛门的气运香火,催生出了第四品莲花。

如今莲台四瓣,挥洒光明,无名观察后发现,三品变四品,宝莲吞吐的天地元气更加的精纯,反馈自身的能量也更加的强大,仔细用神识检查了一番莲花,毕竟三品变四品虽然是个意外之喜,但是莫名的变化让无名有一种超出掌控的感觉。

超出自己掌控外的事情,往往会让人有些心慌。

经此一役,让无名彻底收起了轻视之心,佛门就如此难缠,那比佛门更加久远,传承更加高深的道门天尊们恐怕算计会更加的复杂。

以无名的小腿脚,对于这种层级的算计还是不要参与的好,刀尖上起舞,危险性太高了。

离开了月轮国,无名并没有直接回大唐,穿越大唐边境,一路向南而去,无名要去寻找一个人。

那个人在南晋,他的名字叫柳白。

剑圣柳白,将夜世界的传奇人物,一生为剑,最后一声我与人间全无敌,不与天战与谁战,光彩落幕,结束一生,今天无名就要去看看这样一个传奇。毕竟曾经自己也有一个朋友,叫剑圣。

去南晋的路很长,无名的步伐很快,但是无名却没有选择最快的方法,顺流而下,南方多河、多舟。无名坐着小船一路向着间隔走去。

“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堤半日风。

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无名卧在小船之上,顺流而下,好不惬意。

无名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手里拿着一本书仔细的观摩着。

酒是月轮国佛前的素酒,陈酿百年,无名演法之后,从悬空寺的宝库之中借了一些。

书是一本普通的书,乃是夫子所赠,说是自己当年在神殿读书的时候,带出来的一本。

书中没有子,只有一条条的线和一个个的圈。

“天书明子卷”这本书本来出现在将夜中期,原著中当传说这本天书在荒原上出现的时候,宁缺被书院派去寻找,而最后宁缺只是找到了魔宗,并没有找到这本天书。

而这本天书其实一直在大师兄李慢慢身上,一直别在腰间的。而“明”字通“冥”,记载的是昊天世界最本质的规律。

李慢慢正是因为通晓了“明字卷”上面的内容,熟悉了关于世间万物的运行规律,因此修炼速度异于常人,在众师兄弟中可以说是样样精通,可以说简直开挂了的人生

现在来说李慢慢有了道德经,这卷明字卷天书也就没有了赠送的必要,其实天书一直都在无名的手里,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仔细研读罢了。

七卷天书原本全部存在于道门,但是在千年以前,西陵神殿的一个光明大神官,盗取了天书明字卷,逃到了荒原创立了魔宗一派。

后来无名也就是柯浩然,单剑灭魔宗,明字卷天书自然就落入了无名的手中。只不过原著中柯浩然伐天而死,世人皆以为天书还在魔宗废墟内。

只有书院夫子才知道,天书早就被柯浩然悄悄送到了书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