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向前,轻轻拍了拍讲经首座的肩膀。

虽是轻拍,讲经首座却感觉到一股锋锐的气息侵入体内,不动如山之意完全破除,无名轻轻一代,讲经首座顺势退到一边。

讲经首座一退,身后的僧众也就自觉的退到两边。身后的讲经三僧看到讲经首座忽然脸色一白,退到一边,均是目光骇然,到了他们的境界自然能感受到刚才那场没有烟花的交锋。

悬空寺的讲经首座,悬空寺第一人,练得精神肉体皆成佛,刀枪不入,是为“人间之佛”。

曾与知守观观主共同于桃山上抵挡因柯浩然而死而暴怒的夫子,不敌。

宁缺带着被识破冥王之子身份的桑桑逃亡至月轮国都城时出面拦截,宁缺用元十三箭射之,却不料出箭必见血的元十三箭竟根本无法损其分毫。

无名和讲经首座的交手,隐秘而又低调,在场的人中很少有人能看出其中的奥秘。无名自伐天之后,以三品宝莲滋养自身,不断开拓浑身穴窍,三十二个穴窍,两年间已经完成一半。浑身穴窍精元滚滚,无名肉身和真气都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刚刚无名以腾空剑剑元为根基,在无名精纯真气的加持之下,轻易的突破了讲经首座的肉身。讲经首座知道,如果无名想要杀他,根本也不需要耗费多大的力量。

事实也是如此,无名和夫子立身修行第三境界,破五境之后在突破,讲经首座只是第二境界的大修士,相差一个大境界就是天堑啊。

无名来到昙下,深吸一口气。

身上的三品宝莲自动飞出,托着无名飞上了天空,虚空而立,三品宝莲不断散发着清净的光辉。

“如是我闻~”无名本来打算,来到之后,用金刚进等经文来吸引注意,以自身法力伪装佛光,达到传播如来信仰的程度,到时候只要这群和尚,大熊宝殿一座,自己刻个如来像,一拜,如来能感应到就算完成任务了。

谁知道刚刚来到高台之后,莲花仿佛受到了刺激或者感应,忽然显现出来,带着无名登上了天空,冥冥之中,无名忽然感觉到脑海中出现了什么。然后忽然就开口开始讲经。

讲的不是中文,讲的居然是梵文,梵音如乐,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唱出来的,声音洪亮却不震耳,声音中仿佛蕴含着无穷正气,心中的阴霾被这声音一震瞬间破碎!

那感觉仿佛有大能借着无名的身躯在进行演法。

梵音如唱,无名并没有沉浸其中,而是紧守心神避免被什么东西入侵到识海之中,要是此次被佛门影响度化,那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梵音阵阵,不断的进入无名耳朵,口中诵经,耳中入经,心中顿时充满了对佛门的好感,有种青灯古佛甚好,吃斋念佛更加的心理出现在心中。

无名瞬间警惕起来,紧守心神,知道这是大能在演法的同时,想要度化自己。

观想识海中的人族征召令,腾空剑上同时也升腾起人道气运。总算阻止了佛音对无名的侵袭。

另外一边梵音开始,无名瞬间进入了状态。下面无数的僧众被梵唱之声瞬间征服,全都盘膝而坐,沉浸在无边的佛法之中。

吱吱,两声猴子叫,一只猴子从山上内跑了出来,坐在房顶上,瞪大了眼睛看着无名,仿佛也在听经,似乎还听懂了!时不时的点头……

几只小鸟从天空中落下,落在无名的对面,站在那,侧着脑袋,似乎也在听。

然而这一切,根本没有人看到,大家都沉浸在无名所讲的经文当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