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教导着李玄各样的学识,同时带着李玄走进了大唐的各个角落,知道民生疾苦,也知道边境的残酷,知道富人的奢靡,也知道穷人的窘迫。

两年间,李玄长大了不少。两年间李玄了解了不少。

无名通过讲故事的方式讲述了不少皇帝的事情,有秦皇、汉武、有唐宗宋祖、甚至亡国的秦二世,暴虐的隋炀帝,混乱的三国时期,都化入一个个小小的故事里面,进入了李玄的心间。

无名相信经过两年的熏陶,李玄一定比原著之中更大的强大。

他一定会是一个更加伟大的唐王,无名给李玄的要求就是,大唐的铁骑踏遍群山,走进西陵,进入月轮,扫平大河,日出之地为大唐国土,日落之处颂大唐之名。

两年的时间,老皇帝的身体越发不如从前,就在五日前,老皇帝派人来了书院,想让李玄回去开始学习如何处理朝政。

书院在长安,两者离的并不远,但是李玄知道离开了书院,在想回来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李玄站在书院后山上,看着远处巍峨的长安城墙,那城如此的巨大,仿佛一处牢笼一般。

虽然自己回去要作为这座城市的主人,但是两年的书院生活,让李玄单调的皇子生活多了不少的色彩,李玄知道自己将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不能回到这个地方。

看着墨色的天空,李玄不由的想起无名说过的话,皇者是孤独的。

而自己,现在就要去承受这份孤独。

两年的时间,书院更多了几个弟子。

老五范悦、老六宋濂、老七铁匠。老八木柚。

都是专业性人才。

两年间,无名通过大唐和书院的积累,收集了不少珍贵的矿石,李玄将走,无名打算铸造一柄神兵宝剑,待到李玄登基之时,送给他,既让宝剑承载唐国气运,同时还打算让宝剑成为皇位流传的象征,将来如果大唐统一天下,宝剑更是天下气运的凝结之物。

无名自身并不会铸剑,但是没有关系,老五范悦乃是无双的设计人才,老七铁匠乃是天下最好的铸造师,老八木柚虽然年幼,但是在夫子的教导下阵法也算是登堂入室。

加上无名传授了一些上一世无名没有学会的奇门术数,木柚的实力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阵法师的世界并不是简单的世界啊。

此次铸剑关键就在于无名识海中一同穿越而来的轩辕剑元,虽然突破昊天神国有些损耗,但是两年来经过不断的补充能量,已经恢复如初。

后山的山底下,早早建造的铸剑炉之中。

一块块的精品矿才不断被投入熔炉之中,融化的铁水配合着特殊的材料,不断的融入剑炉之中。

一块块的剑胚不断的被铸造而出。

十二座剑胚被铸造而出,铁匠为了达到圆满的程度想出了十二个剑胚融合成就完美神剑的想法。

世间的十二中材料,配合着十二天罡的不同阵法。

木柚和君陌不断的在剑胚之上刻画着纹路,一个个阵法慢慢成形。

地火涛涛,夫子老神在在的躺在一边,看着弟子们一起合作,看那样子有种老怀安慰的意思。

有种弟子终于长大成才的感觉。

七日七夜,书院多年的积累,夫子千年的珍藏,唐国百年的积蓄,全部被消耗一空,十二柄剑胚,静静伫立,身上各样的阵纹闪着各样的色彩。

铸剑炉旁,君陌、余帘、范悦、木柚正在调戏,至于铁匠早就累昏过去。

无名和夫子来到炉子前面,最终成剑还得需要两人的力量才行,毕竟设计之中,此剑乃是天人之间,帝皇之剑,人间之剑,剑成需要的力量绝不是几个连知命都没有突破的人所能成就的。

“疾~”夫子一言可定人间。

地火熊熊,地心之火被引动。

“去”十二剑胚被夫子随手丢进火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