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后山,随着弟子的增加不断的增加着人气。

李玄虽然是旁听生,但是夫子几人教授弟子的时候,并不会刻意避着李玄,毕竟能进入后山也是一种缘分。

估摸着老皇帝没有几年好活了,无名动了心思,想要把李玄收入门下。

收下李玄,并不是心血来潮。虽然没有正式施行,但是在无名眼中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想收李玄为徒”无名对着夫子说道。

“收就收喽”夫子无所谓的说道。

“你不是不想收吗?”无名说了一声。

“我不想收,所以我不收,但是你想收就收下呗,左右不过是多一个人,花不了多少事”夫子无所谓的说。

“不怕将来反噬?”无名问道。

“我杀过不止一个唐王,我想你也不在乎是不是再杀一个”夫子说道。

无名收李玄为题自然是为了唐王的位置,并不是贪图唐王的权利,只是想要让大唐统一世界,如果昊天的力量是来自于信仰,那么大唐如果统一了世界,是不是就可以更好的控制世界的信仰。

此时的李玄正跟着君陌在后山砍柴,说是砍柴就是练剑的意思。

没办法,其他人的修炼他根本就看不懂。

大师兄李慢慢,整天拿着本书神神道道的,不断的看书。是不是的发出嘿嘿的笑声,不知道书中是不是真的有的什么好笑的东西。除了看书,大师兄其余的时间就像是一个退休的老头,跟在夫子身边,钓鱼、喝茶,再看看修炼境界仅仅是不惑。李玄表示自己已经是洞玄了,这个大师兄白白拥有这么好的师傅,不知道抓住机遇,白白浪费大好的时机。

三师姐余帘,整天在抄书,天天抄一本,抄的还是簪花小楷,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个秀气的字体有什么偏爱。除了抄书,就是每日蹲在一边看李慢慢读书,要么就是抚琴、作画,简直不像是修行之中,这样子应该属于大家闺秀才是啊。

只有二师兄勉强算是正常人的修炼套路,练剑。

每天拿着一把剑,在后山的竹林里面砍竹子,不光砍竹子,有时候还刺竹子。把一根碗口粗的竹子刺的都是剑洞,再换一颗,再刺。一刺就是一整天,随后以奇怪的姿势,不断的扭来扭去,那姿势极难,勉强试了几下,李玄绝望的发现,臣妾做不到啊。

这样的修炼方法跟李玄的想象之中完全是天翻地覆。

想象之中,夫子每日受徒,传授神功绝学,每日打坐练气,神功已成,天下无敌吗?

跟着二师兄练了几天的剑法之后,李玄发现:这完全不是人类该有的修炼方法,于是他绝望了,他放弃了,他低沉了。

然后这一天,无名找到了他。

“师叔、你找我”李玄见了无名赶紧行礼说道。

“李玄啊,你进入书院想学一些什么呢?”无名问道。

“这个啊,”李玄陷入了沉思,对于李玄来说,进入书院的最大意义就是书院二层楼弟子的身份,学什么好像并不重要,毕竟身为皇子,将来能够自己动手的机会基本没有。

“还请师叔教我”李玄很实在,你教什么我就学什么。

“我有剑法一道十步一杀,五境之下五人能敌,你可想学”无名问道。

“弟子愿学”李玄说道。

“我有文学一道,琴棋书画样样皆精,世间留名,千古流芳,你可想学?”无名在问

“弟子愿意”李玄再次说道。

“我有一道,治国护民,能使家国强大,国富民强,你可想学”无名问道。

“弟子想学”

“我有一道,观天时、名地理,运筹帷幄,能掌玩玩并将”无名还没有说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