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疗伤,然后我带你去见一个故人。

“故人是谁?”

“莲生”林雾沉默一番,略有些意外。

“他还没死?”林雾有些意外。

“应该快死了”无名说道

“什么时候”林雾又问

“我到的时候”无名说完闭目不语。

林雾也开始回复自己的伤势。

三日后,无名领着林雾来到了原来的魔宗故地。

断壁残垣,破败非常,无论是无名还是林雾对魔宗故地都很熟悉,无名是因为莲生的缘故在此生活过,也在此战斗过,这里之所以变成这样也是因为无名。

林雾本就是魔宗掌门弟子,更是魔宗的最后一代宗主,自然对于魔宗故地熟悉异常。

轻轻巧巧的来到了魔宗大殿。

“他在里面?”林雾问道。

“是的,他被我用剑化樊笼困在大殿里面”无名说道。

“莲生,我来了”无名声音浩荡,传入大殿。

“没有声音传来,因为被困住的人的声音传不出来”

莲生在此地已经被困了接近一年的时间了,一年之间他从痛苦到绝望,从饥饿到麻木,甚至多次想要吞噬魔宗剩余之人的尸体来充饥,他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一遍遍的通过打坐来控制自己的心理,不让自己被饥饿战胜,毕竟吃人尸体,实在是超过了莲生的底线。

就在莲生将要被打破底线,就在饥饿将要战胜自己的时候。

“莲生,我来了”声音传来,瞬间把莲生从困惑中惊醒。

“柯浩然”莲生眼中的精光暴涨。

踢踏踢踏的脚步慢慢的传到莲生的耳中。莲生皱了皱眉毛,两个人?

等到无名带着林雾进来,发现莲生高座高台,宝相庄严,虽然饿的皮包骨头,但是精神还算不错。

“你总算来了”莲生笑着对柯浩然说。

“我只是来看看,你死没死,顺便给你借点东西”无名说道。

“借什么?饕餮大法和并蒂莲花”无名对莲生说。

“饕餮大法我可以给你,但是莲花可是我的生命,我莲生之所以叫莲生乃是我伴莲而生,我与莲花并蒂,莲死我亡啊”莲生说道。

“你本就是该死之人,万死不足洗净你的罪过”无名轻轻说着,语气坚定。

“是啊,我本是该死之人”莲生说着,但是并没有什么动作,毕竟求生乃是人的本能。

“你可知我离开后,去干了什么”无名问道。

“去干了什么?”莲生问道,毕竟与世隔绝想知道些外面的事情。

“伐天,我跟昊天一战”无名说道。

“你胜了?”莲生问道,毕竟无名伐天之后,人仍然活着。

“我败了,差点死了,侥幸逃了回来”无名轻声说道。

“败了啊”莲生一时被震撼不知说什么。

“我发现你是对的”无名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我是对的?”莲生说道,你指的是什么。

“昊天”

“我是对的,我是对的~~哈哈哈,我是对的”莲生忽然疯狂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