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卷,另外两章在第一卷里,弄不过来了,大家想看向上翻一翻

“天地有呼吸,是为息也,

人乃万物之灵,故能体悟自然之道,意志为力,是为念力也

人之念力发于脑际,汇于雪山气海之间,盈凝为霜为lu为水,行诸窍而散诸体外,与身周天地之息相感”这一日,无名捧着一本雪山气海初探在研究,这本雪山气海初探本是原著中宁缺踏入修行在书院旧书楼里看的第一本书,有特殊的意义。

将夜世界主流的修炼,简单说是修心,念力由心。唯心不是不好,但是后世太祖的哲学一直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太唯心容易陷入极端。要想了解世界,最好的手段是眼睛,最快的手段是读书。

读完了书,再用眼睛去发现书中的真实,才是真实的知行合一。

无名每日读书,就是想要发现修行的本质,这个世界道门宣扬修行是昊天赐给人们的礼物,然而最后人类却是昊天圈养的食物,养肥的,养状的都被吃掉,最后永夜降临,只留下少许人当做种子,当代下一次人类遍及大地之后,在进行收割。真不知吃人到底有什么好处。

无名翻完了书,看到了最后的著作署名张百忍。

无名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张百忍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啊,可能很多同学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张百忍还有一个名字:玉皇大天尊。传说中天道之下,天庭之主玉皇大帝,曾经有个马甲就叫做张百忍。

无名看着这个名字,然后把书放在了一边。

但愿昊天不是这位的分身什么的,不然还玩个屁啊,转念一想,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毕竟男女性别不同,要真是大天尊,夫子也不会有登天化月的机会,应该直接被吃掉才对。

无名在这里随意的想着心事,此时君陌气哼哼的向着自己走来。

“小师叔,你还在这里看书,不知道外面人都怎么说你”君陌此时只有十二岁,还是一个小正太的样子,气鼓鼓的对着无名说道。

“外面人说什么啦,把小君陌气成这个样子”无名看着君陌的样子感到非常有趣,对着小君陌问道。

“师叔啊,外面的人都在宣扬,小师叔已经入魔了,逆天而行,遭受天诛已经尸骨无存啦”君陌说道。

“哦~”无名拉长了音调哦了一声,不在说话。

看样子道门的人并不知道自己还活着,当然了按照道门的思想,昊天至高无上,我柯浩然就算是天资无上,对上昊天也只有死路一条,原著中自己确实死了,但是现在却给自己挣得了一线生机。

夫子无距之下,世间不可能有人看到自己还活着,所以道门为了提高自身地位,加上洗刷被我打败的耻辱,放出了如此的宣言,只是道门的动作还是太着急了一些,难道不应该等事情明朗之后吗?

连基本的试探都没有,略有些轻率了吧。难怪夫子斩尽了西山之上的桃花,西陵老一辈高手几乎丧尽,这方世界的道门真是不争气啊。

在无名看来,这方世界的道门根本不能成为道门,叫做昊天教名字更加贴切。道门无为之道一点也没有学到,无名心中的道士应该是爱信信不要打扰老子修仙的高冷范。

不应该是那种唯我独尊,不信杀你全家的霸道范啊。

“看样子应该给这方世界的道门增加一些信仰才对,不信三清叫什么道门”无名心中思考,想着让道门信奉三清的可能性,毕竟都叫道门,难度应该不是很大吧。

“师叔,你到说话啊,师叔”君陌看无名哦了一声,不在理会自己,着急的拉着无名说道。

“小君陌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无名转头问君陌说。

“师叔我不小了,过了年就十二了,你以后能不叫我君陌不叫小君陌吗?”君陌对着无名说。

“好的,小君陌”无名说道。

“师傅,难道不应该去把乱说的人打一顿,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啊”君陌无奈的说道。

“你满脑子都是什么玩意,怎么老想着打人”无名点了点君陌的头说道。

“那应该怎么办,师叔”君陌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