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没有月光。

这个世界,黑暗将至,漆黑的夜色之中,并没有悬挂在天空中的明月照耀四方,就连星星点点的亮光也几乎不曾有过,缺少了太阴星的统领,这样的夜色之中,即使偶尔的星光也不能让人感到一丝丝的温暖,这里的夜色如深渊,这里的深渊能吃人。

大唐真元初年,唐国建立百十余年。

书院还没有后期的规模,后山之上,书院的小楼之前,一个高大老者此时不断的抬头向天,希望发现一点点的端倪。

浑身气息不规律的散发之下,显示着老者的心情并不平静。

“夫子,您在看什么?”旁边一个少年,慢慢的走了过来,慢慢的给夫子的杯子里填满了水,慢慢的放下了杯子,慢慢的问道。

“看天、看人、看生机,看你小师叔能否为自己挣得一线生机”夫子没有喝水,千百年的修行让其早已经不需要人间的饮食,虽然常常需要满足口腹之欲,但是也仅仅是满足而已,并不是必须的条件。

“小师叔,能回来吗?”少年慢慢的说。

“不知道,但愿吧”老者仍然看着天,并没有回头,生怕错过了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另外一边,不知名的不知处。

一个威武的少年,正在肆意挥洒着剑光。

少年的对手,是一个少女,面容冷漠,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少年手持长剑,每一道剑光的发出,都能对所处的空间造成阵阵的伤害。剑光之中蕴含的能量仿佛瘟疫一般,腐蚀者空间的壁垒。

“渎神者,当诛”少女虚空而立,虽然所处空间有些受损,但是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一挥手,世界的不知名处,一处神庙之中,原本供奉昊天的神像忽然散发神威,多年积累的信仰之力瞬间被抽取,飞向了不知名处。

神像的异动瞬间引起了神殿中看守的注意。

守卫的神官高喊着“昊天显灵啦”

向着神庙外不断的奔走相告,若干年来昊天终于显灵,这对于神庙中的神官来说绝对是一场幸事。

不知名之处,信仰之力瞬间修复了神国的伤痕。

“人间的力量,不应出现在神的国度里”神语一处,少年的剑光慢慢变得缓慢,少年的身体也慢慢变得沉重。

“今日柯浩然虽死,但人间不灭,终有一日,人间之力将占领你的神国”少年自知必死,仍豪情万丈,洒脱异常。

“浩然剑法,正气人间”少年拼命压榨自身的潜力,全身的能量全部融入了这一剑之中。

“去”长剑脱手,向着天人少女而去。

少女不动,长剑破空。

“偏了?”少女眉毛一皱,长剑擦身而过,这之中少女并没有别的动作。

“不偏”少年哈哈笑道。长剑从少女身旁飞过,重重的刺在神国空间之上。强大的力量瞬间穿过神国,长剑有灵飞向人间。

书院后山,长剑突破神国的瞬间,老者忽然消失,出现在长剑旁边。

“浩然剑”剑身斑驳,强行冲破神国对神剑的伤害同样不小,剑刃上丝丝裂痕,只有剑身上的浩然二字依然清晰。

“喝”抓住刹那之间的空间感应,老者向着虚空出手,意图打破神国,救出少年。

“哼,当诛”感应到神国外的能量波动,少女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愤怒的情绪。

“天诛”虚空之中雷霆自生,强大的能量瞬间打在少年身上,少年受此重创,瞬间失去了声息。

就在此时,虚空中一道流光闪过。无名穿越而来,进入柯浩然体内。

“这是哪儿!”无名恢复意识的第一个反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