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打扰我的沉睡”

天皇一阵激灵,因为明确的感觉,声音是从眼前的盔甲之中传来的。

“后世人皇拜见先祖”天皇忽然跪地祈祷。

“汝是何人,来此何事”盔甲中又传出了声音。

“先祖容秉,在下乃是当代人皇,神州大地风雨飘摇,外族入侵,战乱不止,后世子孙来此,就是为了取出神州龙脉,护我神州”天皇立刻化身成为神州卫士,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无名化身的铠甲,并没有立刻动作,而是过了很久,仿佛在感应什么。

“先祖神州人族气运沸腾,正是需要龙脉镇压的时候,你想要这个?”铠甲人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团光球,气息浩大,威严,正是无名抽取了一部分自身能量造成的假想。

“是,恳请先祖,赐我龙脉护我神州”天皇跪地,更加虔诚的说道。

“龙脉牵涉到神州安危,你要谨记,用完归还地宫,留下线索,以备后世之人所用”铠甲人说道。

“是,在下用过后,自会规划龙脉,不让神州气运受损”天皇此时也是一阵庆幸,事情还算顺利,如果能轻松得到龙脉再好不过了。

“你且上前来,我传授你龙脉用法”盔甲人说道。

“天皇不疑有他,乖乖上前。”

“龙脉乃是神州之奥妙,每一代使用者都是将龙脉归入自身,待自身死前,回归地宫,等待下一任龙脉传承者,所以我把龙脉打入你的体内,然后一切奥秘你自身体会”铠甲人说道。

“如果龙脉给了我,那前辈你会?”天皇假惺惺的问道。

“尘归尘,土归土,这是龙脉的其中一个奥秘,留住残魂等下一任传承者,传给你之后,我就会消散”铠甲人说道。

“前辈大德”天皇演技不错,听闻铠甲人会消失,立刻痛哭失声。

“你且来吧,千百年来,我早就该去了”铠甲人说道,向着天皇挥了挥手。

“是”天皇双膝伏地,跪行至石座前,距离铠甲人咫尺距离。

“紧守心神,抱元守一,一会儿可能有点痛,但是很快就会结束了”铠甲人声音传来。

“好”天皇不疑有他,盘膝而坐,准备接受传承,此时天皇非常激动,感觉自己应该就是天命所归,不然怎能如此顺利就成为龙脉的传承者。

“趴~”铠甲巨手拍在天皇的头上。天皇只觉的一阵剧痛,然后却是很快就不痛了。眼前忽然一黑,然后天旋地转,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天皇陛下”旁边守护的东瀛武士看到天皇倒下,终于反应过来。

“杀,为天皇报仇”剩余的大臣指挥着东瀛武士冲了上来。

“觊觎龙脉,全都该死”无名脱下了铠甲,一挥手,剑气瞬间将剩下的东瀛武士打成筛子。

“是你?”有个大臣未死,看到无名的脸,十分惊讶。

“是我”无名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认识自己,一道剑气让他彻底的断气。

“就这智商,也想统一天下?”无名看了看天皇的尸体,确定死透了之后,吐槽到。

其实这也是无名误会天皇了,毕竟有人可以提前假扮成轩辕皇帝,然后还凝聚成龙脉的气息让人相信,却是让人匪夷所思了。这也就是无名在机缘巧合下能办成,换做他人是万万不成的。

接下来就该解决火麒麟的问题了,毕竟让轩辕剑吸收火麒麟的卖肉精华,才是无名前来凌云窟的目的,至于杀死天皇什么的,只不过是顺手杀一些小蚂蚁罢了。

“吼~”仿佛是感觉到了无名的杀意,火麒麟忽然惊醒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