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被白素贞带走,想来是以后不可能出现了。

无名安排秦霜等人下去休息疗伤,自己召集没有受伤的弟子开始恢复剑宗的秩序。

其实剑宗此次首创并不算严重,弟子基本上没有死伤的,多亏了秦霜早早做了决定,率领众多的剑宗弟子离去。不然等无名回来,剑宗恐怕死伤惨重了。

几个核心弟子此次一战之后,武道精神都得到了淬炼,相信养好了伤,不需要多久武功就能有所突破。

安排众人恢复秩序,整理被毁坏的房屋,一直忙碌到深夜,无名才算可以喘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弟子前来禀报,十大门派派遣使者前来剑宗问候。

秦霜养伤未归,其实无名看秦霜有些乐不思蜀了,毕竟没人在册,每日照顾问候,耳鬓厮磨之间,秦霜会不会伤上加伤实在是不好说。

没有秦霜,无名只能自己接待十大掌门。原因无他没人啊,徐福说自己资格老,不愿意,慕应雄说自己一心剑道不善于交际,无名表示自己剑法也还凑合,交际同样不是很擅长啊。白素贞自从拿了神的头之后,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舔舐伤口。

无名见了十大门派使者之后,这群人一个个针对剑宗的情况表示了亲切的问候,询问剑宗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同时对神的行为进行了谴责,认为此举破坏的江湖的安定与和谐。

同时一个个言之凿凿的说,自己门派早就集结了精锐弟子,时刻准备驰援剑宗。

无名也不在乎真的假的,江湖上的这些门派掌门,一个个武功不是最重要的,如何保证门派生存才是王道。

好不容易把这群人忽悠好,让十大门派的使者带着自己的亲切问候和诚意返回各自的门派,把剑宗和平崛起,不结盟不争霸的想法传遍了整个神州江湖。

如此过了三天,无名在剑宗大殿修养生息,不但是修养,同时也在不断总结和吸收各种武道经验。

当天夜里,白素贞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巧笑嫣然,宛如外出的游子。

“回来了?”无名说道。

“回来了”白素贞回答。

“有什么打算吗?”无名又问

“没有”

“先住下,再说”无名说

“好”白素贞点点头,眸光中的光点亮的可怕。

如此过了两年,剑宗的发展越发的壮大起来。

四大长老将自己的武道精神,做成了一座武道碑。

武道碑原本不是武道碑,原本是剑宗一座飞起的山壁。

由无名、徐福、白素贞、慕应雄分别选了一个地方,将平生所学刻在上面。

徐福刻下了一只凤凰,四诊飞针,似幻非幻,有的弟子看上去清晰异常,凤凰身上翎羽必现,有的弟子看上去却非常模糊,凤翼天翔只能模糊的感受到凤凰的气势。有的弟子从中领悟出了炼体的功法,有的弟子从中观想到了凤凰奥义图,神魂大涨。

无名和慕应雄刻上去的是剑,天剑和绝剑。

剑本由心,两人用毕生所学,在武道碑上刻了数把剑。无名刻了九把,慕应雄刻了九把。将平生剑意融入其中。能从中领悟出什么,就是弟子的事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