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又在扶余国和慕应雄交流了几日,在一个星光满天的夜晚,无名留下几个字,飘然离去。

从始至终,无名并没有跟慕应雄提起剑宗的事情,原本无名的打算,邀请慕应雄同去剑宗,毕竟慕应雄的无天绝剑,论起威力来并不次于自己的天剑,如果能够争取到他去剑宗,到时候无论是屠龙还是对付大魔神等人,把握都会大一点。

但是来到之后,慕应雄生活富足,家庭美满,无名实在是不忍心打破他们平静的生活,毕竟慕应雄和慕应雄的一家为自己已经付出的够多了。

“这一次轮到自己为慕应雄负重前行了,你们只需要好好生活就好”无名暗暗下定决心,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他们的周全。

前行三里,无名向着海边而去。

扶余国靠海,船运比较发达,但是慕家村在的地方不是大港口,所以只有几条小渔船,

远远的,无名发现一个人在港口战立。凭着直觉,无名知道对方在等自己。

“大兄,你怎么在这儿”离的近了,无名发现居然是慕应雄在等自己。

“你来寻我有事,我自然要去帮你”慕应雄说道,这种霸气的话从慕应雄口中说出居然如此的理所当然。

“你怎么知道我寻你有事?”无名问道。

“你我相识多年,以你的性格,如果没有事是不会再我这里待那么久的,如果是找我叙旧,第二天中午你就该走了,这几日我发现你几次欲言又止,应该是想让我出山,但是却不愿打扰到我,虽然你没有开口,但是我已深知你的来意了”慕应雄说道。

“你不该自己来”无名叹了口气说道。

“不该自己来?”慕应雄说道。

“你应该带着小瑜一起来,因为我们的敌人很强大,我怕他们会伤害小瑜,你要是真想帮我,就把小瑜带到剑宗,那里高手众多,不需要为小瑜的安全担心,而且你也可以就近照顾”无名说道,算无遗策不是吴明的属性,但是后世而来的灵魂却对一切敌人从不看轻,绑票什么的,是反派的基本操作来的。

“来人有多强大?”慕应雄说道。

“我们的对手可能是这天”无名说道。

“天?!”慕应雄的眼中忽然爆发出精光。

“我与人间全无敌,不与天战与谁战”慕应雄剑意勃发,无天绝剑就是要战天。

“打住,你是不是拿错基本了,那是柳白的台词”无名以手扶额看着中二的慕应雄。

“剧本?柳白那是谁”慕应雄说道。

“咳咳,没事,你先去接小瑜,我去趟扶余国王宫,明日正午在此地我们扬帆出海,返回中原”无名安排到。

慕应雄没有反对,转身回了慕家庄,故土难离,要收拾的东西还有不少呢。

扶余国的国度离慕家庄并不算远,扶余国的国王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名叫圣王。

有圣王之意,却没有圣王之心,行事算不上光明磊落。

在原著剧情之中,扶余国国君圣王窥视其武学,拜其为师,欲得其无天绝剑以助其破藏龙穴(其祖先在隋末之际和群雄争雄,后来自觉杀戮过多,罪孽深重,决定避世隐退,和唐王订下协议,为避免其后代依仗其资质武学过人,侵犯中原,布下风水局,锁下子孙后代的运程,有称雄天下之人在九五(45岁)之年就会死去。圣王一番周折,收东瀛大将军武藏森为学生,催动易风入魔并打败武天下,在易风与步天的决战中从中作梗,用计囚风云,并以实力使易风与其合作。并一面告诉无名慕应雄藏在英雄剑中的剑书,使其沉浸在对旧人旧事的怀念与反省;一面用毒加害师父慕应雄,使其不能插手。但在后来,他破龙陵后,得到苍龙一族最强一式,用之与慕应雄对决,还是败了。

虽然最终圣王败了,一切都在慕应雄的掌握之中,但是未来之事并不能作准,但是无名还是想要去见见这个圣王,如果可以,杀了更好。别看无名对待雄霸的时候,可以说不教而诛不义,根本不在乎雄霸后期付出后造成的杀孽,而不愿意提前斩杀雄霸,那是因为雄霸没有触及无名的核心利益,而圣王将来算计的乃是慕应雄,可以说是无名在世间唯一的亲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