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余国在玄冤北千里,南与高句丽,东与捐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地方两千里,本秒地也”位置相当于今日中国辽东及朝鲜半岛.

扶余国内紧邻朝鲜东海,有一个很小的庄子。

庄子的主人,姓慕,四十余岁,掌握着周围几百亩的良田。

庄主是个良善人家,基本不出来露面,每天在庄子里宅着也不知道干什么。只有每天庄主夫人出来逛逛的时候,陪在身边。庄主夫人是个非常温婉的女子,时长出来再庄子里走走。两人谈笑艳艳,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扶余国地处东北,气候偏冷,虽然庄稼每年只能熟一季,但是在肥沃的土地条件下,每年的收获并不在比南方少。再加上动植物资源的丰富,这里的人们生活虽然算不上富裕,但是温饱还是有保障的。

这一日,一个中年人来到了庄子外门,敲响了门,

看门的少年,看来人器宇不凡,开门问道:“您找谁”

“告诉你家老爷,就说无名来访”中年人正是无名,

“是,客人请稍等”少爷来不及关门就跑了回去,一边跑一边喊道“老爷,有客人到了”

看到这样的少年,无名同样是哑然失笑。真是个好地方啊,默然间无名觉得自己来到这里是不是一个错误,他们这样生活在这里,不是挺好的马?有家庭的人不适合在干这些危险的事情了。

正当无名胡思乱想的时候。

一个中年人快步冲了出来,一个熊抱,抱住了无名。

“阿名,你来啦”感受到来人的力量,无名也是心情有些激动。

“大兄,久违了”无名略有些感慨。

兄弟二人一起寒暄自然有不少话说。慕应雄虽然偏距扶余,但是却并不是不知天下事,扶余距离中原不远,自然有远方的客人带来不少中原的消息。

兄弟二人进入后堂,随意入座。

无名和慕应雄相对而坐,小瑜则在应雄一旁坐着,给两人添水。

“一别十年,阿名在中原可是有莫大的名头啊”慕应雄看着无名取笑到。

“大兄不要取笑我了,我只是做了一些想做的事情罢了”无名回答道。

“不知大兄,这些年在此地过的可好”无名问道。

“好,隐居此地,安稳度日,甚至惬意,闲来弹琴作画,兴起四处玩耍,十几年转瞬之间啊,只是阿名,十几年不见,苦了你了”慕应雄说着意有所指。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现在我也算是重获新生啦”无名略有些感慨道。

“哦,对了,有一个人,你一定会想见一下”慕应雄对无名说道。

“石头,你去叫你师兄赶紧回来一趟,就是有个重要客人”穆应雄吩咐一下,开门的少年。

“好的,老爷”少爷听话立刻出去寻人。

无名和慕应雄聊多年见闻,讲一讲兄弟之情。时间很多过去,不多时,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剑晨?”无名略有些惊讶,没想到剑晨居然在此,当日剑晨留书出走之后就不知所踪,无名发动了不少力量,都没能寻到。没想到在此能够见到。

“师傅”剑晨也是很激动。

“徒儿叩见师父,徒儿不孝,未能在师傅身前伺候,让师傅担心了”剑晨跪地叩头,泪流不止。

“大兄,你说的徒儿就是?”无名看着慕应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