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宁在剑宗住下,成为了一名剑宗的外门弟子。

每日居住在剑宗山脚,练功打坐,干些杂役,做些宗门任务,为剑宗积累资源。

没错,剑宗的弟子是需要完成宗门任务来换取资源的。

当日,无名新建剑宗,按照各种主流小说的受徒模式,将剑宗分为外门。内门,亲传。长老,其中外门弟子是有一定的任务要求的。

只有进入内门,才不会有硬性任务要求,但是仍然可以通过任务换取修炼的资源等。

观察了丁宁几日,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无名也就不再关注,毕竟一个外门弟子,即使是敌人送来的棋子,无名也并不需要浪费太大的经历。

倒是秦霜和步惊云见过丁宁之后,有些魂不守舍,步惊云还好,已有娇妻,秦霜可是万年单身,眼看着就要坠入爱情的陷阱之中。无名看在眼里,却并没有提醒,到底是秦霜感染丁宁,还是丁宁诱惑秦霜结局并不重要,左右不过是少了一个人才的问题。虽然无名很看重秦霜,但是经过剑晨的教训,无名也学会了放手,冷眼观看,在步入深渊之前,拉回正轨也就是了。俯瞰世间,也成为无名生活的调剂。这或许是每一个穿越者的通病,上帝视角之下,没办法融入有血肉的世界。

无名没有等到丁宁的大动作,但是却等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第一刀皇和独孤梦。

当然独孤梦的境况还好,第一刀皇只剩下半条命了。

剑宗山下,两人被守山的弟子拦下。

独孤梦背着第一刀皇只能暂时等待,若是搁在以前,独孤梦的大小姐脾气肯定要打上山去,现在形势比人强,第一刀皇深受重伤只有半条命,没有靠山的独孤梦,是没有办法通过剑宗的重重阻拦的。

“麻烦代为通报,就说孤独梦求见剑宗无名前辈”独孤梦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容貌俊秀,守山弟子看面容姣好,同时背着一个受重伤的老头,不敢怠慢。

“姑娘在此稍等,今日是聂风护法当值,我马上禀告,至于能否见到宗主,并不是我等能够决定”守山的弟子,丁一和陈二,说道。

“聂风”独孤梦听到这个名字,手掌不自己的攥紧。

不多时,聂风很快赶到。

今日聂风当值,第二梦和刀皇正在恢复父女之情,聂风略有些多余,于是只能一个人前来。

“这位姑娘,我来看看这位前辈的情况”聂风速度极快,几个呼吸就从山腰来到了山脚。

迅速的为第一刀皇观察了下伤势,聂风摇摇头。

“怎么样,我师父他情况如何”独孤梦顾不上其他,问道。

“这位老者内伤严重,五脏六腑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以我的能力暂时救不了他”聂风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师父就没救了吗?”独孤梦眼前发黑,就要晕倒。

聂风赶紧把独孤梦扶了起来,“我剑宗宗主学究天人,或许能有办法医治”聂风赶紧说道。

“我现带他去找宗主,姑娘你拿着我的令牌后面跟来吧”聂风抱起第一邪皇迅速消失在山路的尽头。只留下独孤梦一个人,留在原地还有些发蒙。

“刚才那人身上真好闻”独孤梦此时的心声有些奇怪。赶紧摇摇头,驱散了脑海中奇怪的想法,这个可是自己的仇人啊,独孤梦对自己说。

“我一定找机会杀了他”

重新坚定之后,独孤梦拿着聂风的令牌,迅速上山。

剑宗后山,无名居所。

无名正在查看第一邪皇的伤势,旁边聂风和独孤梦在焦急等待。

“梦姑娘,你不用担心,宗主学究天人,一定会有办法的”聂风看独孤梦焦急非常,劝慰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